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万花筒

甜了醉了忆小年

来源:太原晚报 作者:李玉莲 2020年01月17日 09:09

  回忆就像粘了糖稀的灶君嘴,总是说那些可爱、可亲、可乐的事,即使是可笑的糗事,回想起来也很甜美。

  上世纪70年代是我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掰着指头盼过年。“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吃几天,沥沥拉拉二十三,过小年,祭灶官,糖瓜粘”。童谣随寒风飞到树梢,小贩卖糖瓜的声音飞到孩子们眼前,甜甜的年味也就飘来了。

  “糖瓜,卖糖瓜——”孩子们急匆匆地跑回家,拉着大人去买,好不容易买了点,却只给吃一点,要等到祭了灶王爷才能吃。母亲让父亲把糖瓜包好放篮子里,挂在窑洞外的高墙上,怕家里热化了,也是怕我们偷吃。

  七八岁,肚子里馋虫一定很多。虽然知道糖瓜用来祭神,但按捺不住想吃的念头。一天父母都去买年货了,大我三岁的姐姐和我“小鬼当家”,大凳子上架小凳子,我扶凳,姐姐偷糖瓜,她不敢多拿,拿上小半块,我俩舔呀舔的。我恳求姐姐再拿一点点,于是我们又一次搬凳子、摞凳子、爬凳子、拿糖瓜,可没等姐姐下来,母亲就回来抓了现行,教训、笤帚疙瘩是少不了的。

  山村里过小年之前,过年的气氛已相当浓,大人们忙碌着,小孩们也不闲,急切地看母亲赶制新衣新鞋,东家看看,西家瞧瞧,打听别人家过年诸事,一会儿蹦蹦跳跳跑回家报告,某家已杀鸡宰羊,某家已点豆腐买糖,生怕自己家落后。

  腊月二十三过小年这天,太原西山一带的传统讲究要做年糕、吃年糕,意思也和吃糖瓜一样,让灶王吃上又甜又黏的年糕,上天说好话。

  小年晚上送灶神相当隆重。家家户户给灶王爷供奉糖瓜、糖果、年糕、三杯酒;再供奉些麦草、料豆、清水,为灶王爷上天所骑之马准备好食粮;还要烧些彩色纸钱,是送给灶王爷路上的盘缠。然后焚烧一年烟熏火燎的旧灶王爷像。父亲叨叨喃喃,祈求灶神“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

  小年一过,又一首童谣被我们唱得倍儿响亮:“二十三,祭罢灶,小孩拍手哈哈笑。再过五六天,大年就来到。穿新衣,戴新帽。滴滴点点两声炮。五子登科乒乓响,起火升得比天高。”孩子们盼望过年的欢快心情一天胜似一天。“二十四,裁下对子写下字;二十五,裤子烂了没人补;二十六,提上篮子割猪肉;二十七,洗洗娃娃的小臭脚(太原方言读节);二十八,黄儿馍馍蒸下一圪塔;二十九,拎着壶壶打烧酒;三十日,爷爷神神贴打起;大年初一,穿上新衣,忙作揖。”民谣不知传了多少代,承载着人们过年的念想和味道。 儿时的年味,在我掰着指头时匆匆流走又回来,在我一幕一幕的回忆中,淡了浓了;在我浅笑低吟中,甜了醉了……

(责编:鄢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