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特别关注

打击破坏生态环境犯罪 省高院发布五起典型案例

来源:太原晚报 作者:刘友旺 2019年06月06日 07:57

  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破坏林地、耕地,违规拆除废电瓶并出售牟利……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省高级人民法院通报,2018年以来,全省法院共审结涉破坏生态环境刑事案件432件,400余名被告人与数十家单位被判处刑罚。同时,省高院发布了5起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典型案例,其中包括我市万柏林区法院审结的两起案件。

  案例一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

  2018年 4月 23日,被告人刘某未经批准,在太原市煤炭博物馆摊位出售非法收购的339件砗磲制品、玳瑁制品,被公安机关当场查获,涉案赃物被扣押。经鉴定,涉案动物制品分别为:7件砗磲所有种最低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23件玳瑁制品属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的制品;17件为动物制品。涉案动物制品总价值1.68万元。

  万柏林区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某违反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规,非法收购、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依法判处刘某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扣押物品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这起案件既给一些热衷于收购、出售、收藏、佩戴濒危、珍贵野生动物制品等行为的人敲响了警钟,又促使公民自觉树立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律意识,切实做到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的行动自觉。

  案例二毁林地种玉米

  2013年至2018年5月,被告人张某非法占用大同市浑源县南榆林乡南紫峰村退耕还林地,在国家规定的灌木林地耕种玉米,造成林地毁坏。

  经鉴定,滥毁退耕还林地面积18.78亩,权属为集体,地类为国家特别规定灌木林地,树种为柠条、沙枣。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林地,改变被占用林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林地大量毁坏,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遂判处其拘役3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该案为广大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者上了一节生动的法制宣传课,增强了群众保护耕地、林地就是保护生态环境的法律意识。

  案例三破坏耕地挖土贩卖

  2010年秋,太谷县小白乡某村村民乔某与他人商量,欲从该村三宝元坟地挖土贩卖获利,并以许诺每亩400元至500元作为补偿,随后从40余亩坟地中挖取大量土方售卖。

  经审核认定,挖损土地面积为45.33亩,其中基本农田43.89亩、农村道路1.44亩。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乔某违反土地管理法规,在未经土地主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伙同同案犯田某非法占用耕地进行取土贩卖牟利,造成43.89亩基本农田损坏,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遂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3万元。

  这起案件的公开审理,增强了群众保护耕地的法律意识。

  案例四随意采伐林木

  2009年4月20日,阳城县横河镇某村委会主任刘某主持召开本村两委会议,决定出售村集体位于圪堆的华山松,并于2009年至2013年间先后将1474株华山松以不同价格出售,得款12.8万余元,所得款项入村委账户,主要用于偿还村村通修路、饮水工程的贷款利息和村里一些日常支出。其间,村委会未向林业部门申请办理也未取得林木采伐许可证。

  法院审理认为,村委会违反《森林法》规定,未经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并核发采伐许可证,砍伐本村集体所有的林木,时任村委会主任兼支部书记刘某系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上述行为侵犯了国家保护林业资源的管理制度,构成滥伐林木罪。刘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当庭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法院判决村委会犯滥伐林木罪,判处罚金1 万元;判决刘某犯滥伐林木罪,免予刑事处罚。

  这起案件表明,构成单位犯罪的,除对单位判处罚金外,村干部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也要受法律惩处。

  案例五违规拆除废电瓶

  2017年 8月以来,被告人赵某在未取得任何许可的情况下,租赁库房用于经营废旧蓄电池回收场,收购废旧蓄电池,并雇用被告人张某进行过磅、拆解和分类处理。张某采用电钻打眼的方式拆解,将含铅的电解液倾倒在库房内私设的渗坑内,通过渗坑管道直接排放到排洪渠内。赵某将非法处置的废旧蓄电池销往晋中、吕梁等地,牟取非法利益。

  其间,被告人张某某在未取得任何许可的情况下,收购废旧蓄电池1.2万余公斤,销售给赵某,其中已拆解含铅电解液蓄电池534公斤。同时,张某某帮助赵某对回收的废旧蓄电池进行过磅、拆解和倾倒废旧蓄电池电解液。

  2017年 10月以来,被告人宫某在未取得许可的情况下,明知赵某不具有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将收购的废旧蓄电池近1.5万公斤销售给赵某,其中已拆解含铅电解液蓄电池共计351公斤,非法获利3500余元。

  万柏林区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赵某、张某、张某某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处置、倾倒、排放危险废物等有毒物质,严重污染环境;被告人宫某明知他人无经营许可,非法收购危险废物出售牟利,严重污染环境;4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

  法院判处被告人赵某有期徒刑1 年2 个月,并处罚金3 万元;判处被告人张某、张某某各有期徒刑1 年,并各处罚金2 万元;判处被告人宫某有期徒刑9 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依法追缴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同时,法院判处被告人赵某、张某、张某某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用33.3万余元,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这起案件在对赵某等人判处刑罚的同时,支持了检察院提出的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彰显了既保持从严打击污染环境违法犯罪行为的高压态势,又坚持“谁破坏,谁修复”的生态修复原则。

(责编:杨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