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2日,记者从省政府获悉,《山西省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实施办法》出台。乡村中小学校不得使用代课教师。这意味着,山西代课教师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永远地和我们说再见了。代课教师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却在数十年的乡村教育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一个又一个,一批又一批的代课教师用他们的事迹感动了山西,感动了中国。而今天,代课教师将要永远地退出历史舞台,要和我们说再见了。我们该思考的是,该如何和他们说再见,能否更温情一些呢?

 【当前位置】 太原新闻网>> 山西代课教师

    >>  新闻背景  

    山西:乡村中小学校不得使用代课教师   

1月12日,记者从省政府获悉,《山西省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实施办法》出台。

为吸引优秀教师到乡村学校从教,今后,在乡村学校任教,研究生或具备硕士及以上学位、本科或具备学士学位,见习期满后任教分别满2年、4年可初定中级职称。在乡村学校连续从事专业技术工作满15年、具有大专及以上全日制学历的教师,可优先申报高级教师任职资格评审。乡村中小学校不得使用代课教师……(详细) 

>>  本网评论  

       山西代课教师将退出历史舞台,说再见能否更温情一些?

    太原新闻网评论员 王桂娟

    1月12日,记者从省政府获悉,《山西省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实施办法》出台。乡村中小学校不得使用代课教师。(1月13日《山西晚报》)

    这意味着,山西代课教师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永远地和我们说再见了。

    说起代课教师,很多城市里的孩子虽然一直跟着老师学习,却从来不知道何为代课教师。代课教师是指在公立学校中没有事业编制的临时教师。他们无法与正式在编教师享受同等待遇,甚至连每年教师例行体检这种福利代课教师也没有资格享受,却在那些公办教师不愿意去的贫困偏远山区,承担着维系农村义务教育的历史重任。

    代课教师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却在数十年的乡村教育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一个又一个,一批又一批的代课教师用他们的事迹感动了山西,感动了中国。山西岢岚县深山里的女教师翟改花,无怨无悔地守护村小32年,临汾枕头乡代课教师齐水勇,用自己的镜头记录留守儿童的快乐悲伤……是这些代课教师的辛苦付出,才保证了国家教育的进步。

    而今天,代课教师将要永远地退出历史舞台,要和我们说再见了。我们该思考的是,该如何和他们说再见,能否更温情一些呢?

    代课教师为我省农村基础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历史性贡献。乡村中小学不再使用代课教师,可是原有代课教师怎么办,何去何从,绝不该是简单地辞退。社会进步了,教育进步了,代课教师也应该共享发展成果,起码得让他们老有所养,病有所医。

    笔者认为,我省可以借鉴其他兄弟省市的经验做法,发放教龄补偿;将代课教师纳入城乡社保、农村合作医疗,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对具备教师资格的代课教师纳入教师公开招聘范围,择优招聘为公办教师……通过这些办法,切实保障代课教师利益。当然,我们更期待我省能拿出一套更具独创性的切实可行的办法。

    在许多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时候,一句“乡村中小学校不得使用代课教师”绝不该是辞退这么简单,让“再见”说得更温情一点吧。

>>  何为代课教师?  

代课教师是指在公立学校中没有事业编制的临时教师。

1984年底以前他们被称为民办教师,在此前从教的临时教师基本被转正或清退。1985年开始,教育部为提高基础教育的师资质量,在全国一刀切不允许再出现民办教师。但不少偏远贫困山区因财政困难而招不到公办老师或公办老师不愿去,这些空缺仍需临时教师来填补,他们转而被称为“代课教师”。

代课教师虽然没有任何“名分”,且没有完全享受教师的待遇,却在特定历史阶段发挥着积极作用,特别是在西部地区和偏远农村为维系义务教育承担着历史责任。据报道,西部地区代课教师约占教师总数的20%。教育部宣布,在短时间内,将清退仍然存在的44.8万中小学代课教师。在大中城市,他们从工资待遇、社会保险,到职称评定、业务培训等各种评优活动,均无法与正式在编教师享受同等待遇,甚至连每年教师例行体检这种福利代课教师也没有资格享受,他们是实实在在的“铁人”。

代课教师也集中在那些公办教师不愿意去的偏远地区,通常是那些“一个老师,一所学校的”。他们的工资不可以超过在编教师1/3,是“砖窑黑工知识分子”的代名词!形容事情做的比别人多,但获得的报酬却仅仅是在编教师的1/3不到。 

 

    >>  那些曾感动我们的代课教师  

    大山深处一个老师一个娃 女教师守护村小32年

    岢岚,位于晋西北黄土高原,目前已是地冻天寒。中国青年报记者这个时候赶赴此地,是为了寻访一个乡村女教师和一个留守儿童。故事说来简单:一名女教师在偏远的山村小学教书32年。她曾一个人为3个年级的28个孩子同时讲授5门课;而今,这村小学里只剩下了她和唯一的一名小学生一同“留守”……(详细

    每一声快门都忧伤   

    他们是一群天真可爱的孩子,眼神清澈纯粹;他们来自大山,爱玩丢沙包、跳皮筋;他们七嘴八舌吵吵闹闹,看上去无忧无虑。然而,只要一提爸爸妈妈,他们的眼神就会黯淡下来,开始抽泣,思念之情难以抑制。他们是留守儿童,最需要关爱的孩子。齐水勇,一名爱好摄影的乡村教师,将镜头对准了这些孩子,记录他们的苦恼、快乐、悲伤……(详细

Copyright ©  2003-2010 ty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太原新闻网专题  太原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