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乡村医生后继有人 政协委员把脉开方破解“看病难”

来源:太原晚报 作者:记者 李涛 张晓丽 闫伟 2017-03-29 06:46:29

    看病到基层,如何能实现

    为了避免加剧优质医疗资源的紧张状况,国家鼓励一般小病、慢性疾病在基层医院解决。不过,很多患者有这样的担心:基层医院的条件差、检查水平不高,万一遇上疑难杂症可能延误诊疗。所以不少人宁可舍近求远,到大医院排队看病。

    现象

    “一些大医院,特别是三甲医院,有些科室的病床常年处于紧张状态,甚至有的科室住院需要预约。这种情况下,有的患者只能住在医院的走廊,有的患者因为等待床位的时间太长而导致病情恶化。”王卫强委员表示,导致出现这种“一床难求”的现象,有一个门诊费用报销的潜在原因。从现在的医保政策看,除一些慢性病可以在门诊报销诊疗费用外,门诊其他检查治疗的费用均不能报销,如 CT、 核磁共振等检查项目。但如果住院后再检查,这些费用就能得到较高比例的报销。

    所以,有些本来可以在门诊检查治疗的患者,为了多报销,选择住院后再进行检查。这样,一方面增加了自身的看病时间,另一方面也挤占了有限的床位资源。

    王卫强委员说,另一种怪现象是,在一些基层医院的住院记录中,病床经常是满的,细查才发现,很多病床是空的。原来,在这些医院,有的患者得了稍微严重一点的感冒、发烧等也住院治疗,有些病人上午到医院输液治疗后,下午就回家休息,而这些情况都是没必要住院的。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同样是因为门诊报销比例少,甚至不能报销。

    处方

    王卫强委员表示,这些现象都是对医疗资源的浪费。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将门诊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这在有些省市已经实施,参保患者享受到了实惠。比如潍坊市,参加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人员在普通门诊看病也可报销。再如沈阳市,不仅门诊费用可报销,且门诊治疗不设起付标准。

    王卫强委员建议:将门诊普通诊治费用报销比例设在50%左右,并可设置一定的门诊起付标准和封顶线,切实减少普通老百姓的经济负担。

    如病人已住院,入院前半月的相关门诊费用可纳入住院费用报销范围,这样可以鼓励病人等待住院期间在门诊做完相关的检查,住院后直接接受药物和手术治疗,从而缩短住院天数,增加床位使用效率和周转率。

    培养“家门口”的好医生

    患者去大医院看病,无非是看中了那里有好医生以及好的诊疗环境。所以,要改变医疗资源“冷热不均”的现状,还得保证基层有好医生。

    现象

    乔小东委员介绍,我国社区医疗服务尚处于起步阶段。以我市来说,在一些社区医疗机构没有固定的、有丰富临床经验的全科医生,服务项目单一,加之硬件匮乏、设备陈旧,极大影响了居民到社区医疗机构就诊的信心。

    处方

    乔小东委员建议,应在社区设立滚动科普宣传栏,加强老百姓对常见病、多发病的正确认识,树立自身保健意识。同时,建立齿科、中医科等特色专科社区医疗服务中心,选派退休高级职称医师及我市二级三级医院中级职称以上医师定期坐诊。

    此外,社区医疗机构应针对行动不方便的老年患者等群体,开展力所能及的上门医疗服务。对居民健康情况进行网络随诊、网络跟踪,提升社区医疗的管理水平。

    让乡村医生后继有人

    乡村医生是城乡医疗体系中比较重要的一环,如果乡村医生的医疗水平没有提升,那么农民还是会往城市里的大医院跑,“看病难”仍不能从根本上解决。

    现象

    “近年来,农村居民看病就医条件明显改善,但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的服务能力不足、条件落后、人才匮乏以及激励机制不健全等问题还未得到根本解决。”张海俊委员表示,乡村医疗机构的人员普遍不足,更缺少专业的医护人员。同时,由于工资低、条件艰苦等原因,现有的村医队伍也不稳定,人员流动性大,外面的专业技术人员不愿意去,或去了留不住。

    处方

    张海俊委员建议,政府应制定农村医疗卫生服务岗位需求计划,面向医科高校招募较优秀的毕业生,通过单独考试、择优录取、签订服务协议等方式,规定其毕业后须到村卫生室服务,服务期限至少三年以上。同时,以政府为主导,通过完善精神物质奖励、职务职称晋升等措施,增强乡村医生的岗位吸引力,让乡村医生后继有人。

    此外,为乡村医生提供专业技术培训和进修深造机会,让市级医院、县级医院对口支援乡村医院,提高其诊疗水平。

    补齐二孩时代医疗“短板”

    看病难,对孩子来说更为突出。在太原,儿科医生较集中的省、市儿童医院,往往是人满为患、吊瓶如林、一床难求,接诊的儿科医生也大多是人手紧张,疲于应付。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日趋严峻,补齐二孩时代医疗“短板”刻不容缓。

    现象

    民进太原市委的提案中提到,全市共有执业医师20045人,注册儿科医生434人,仅占2.2%。按照每千名儿童配备1名儿科医生的标准,我市71.3万名儿童所需儿科医生至少短缺279名。

    农工党的提案中提到,“全面二孩”政策放开,新生儿数量明显增加,目前我市儿科医生普遍缺乏,儿科医患配比严重不足,甚至出现综合医院儿科停诊、各大医院儿科纷纷告急的极端情况。

    处方

    农工党建议,应以专业的儿科医院为中心,联合三级医院的儿科,与二级综合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立医疗联合体,通过查房、讲课、疑难病症会诊、远程诊疗等方式,将儿科的知识水平和经验输送下去,医联体之间实现统一技术标准、统一诊断路径、统一治疗规范、统一服务管理“四个统一”,使孩子在当地医院就可以享受到专业儿科医院同质的服务。

    同时,医院应调整儿科薪酬制度,提高儿科医生劳动报酬,并从进修深造、职称晋升、奖金分配和科研立项等方面采取倾斜政策。

    此外,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和民间资本参与儿科医疗服务发展,满足多层次儿科医疗服务需求。

    破解“急病”及时救治难

    一些突发疾病,有效救治时间很短,等待专业医护人员到来或送到医院救治,都可能会错过最佳的救治时机。“急病”及时救治难,也是当今社会面临的一个热点问题。

    现象

    如今,受过劳、压力、饮食结构等因素影响,猝死发生率在增加,而我国国民普遍缺少急救知识,总是被动地等待医务人员的到来,往往耽误了有效的救治时机。

    高哲慧委员介绍,心跳骤停的4分钟内是抢救的黄金时间,成功率可以达到54%,而超过10分钟,存活率几乎为零。

    她说,在这个危急时刻,一台针对性强、操作简便的医疗急救设备,完全可以扮好一名“好大夫”的角色。体外自动除颤器对于挽救心跳骤停患者具有重要意义。病发一分钟内使用体外自动除颤器,救治成功率可达到94%。在很多发达国家和地区,体外自动除颤器是和消防栓一起配置的。

    处方

    高哲慧委员建议,政府部门应拨出专项资金,在人口密集、人口流动量大的购物中心、车站、游乐场、学校、写字楼等重要公共场所的醒目位置,购买安置体外自动除颤器。同时,还要派专业人员深入机关、企事业单位、社区、学校,大范围地义务培训相关急救知识。

(责编: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