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万花筒

孙悟空用的瞌睡虫是什么虫

来源:科技日报 2024年02月24日 11:01

  作为经典文学作品,《西游记》中的许多法宝一直为人津津乐道。瞌睡虫就是其中一例。取经路上,孙悟空经常使用这种小虫,让妖怪或他人困倦酣睡,便于自己暗中行动。这些小虫有时是孙悟空拔下毫毛变的,有时是昔日与神仙猜枚赢的。在孙悟空的巧妙使用下,瞌睡虫给取经事业帮了大忙。那么,这一神奇的小虫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佛教典籍中出现了最早关于瞌睡虫的记载。唐代高僧道世所编的《法苑珠林》(成书于668年)中提到了“嗜睡虫”,它形体微细、状如灰尘,常驻于骨髓、肌肉、头骨、脸颊等人体各处。当它流转到人的心脏时,心脏运行节律就会受其干扰,虫子睡眠,人就会睡眠。如果瞌睡虫白天疲倦到极点,人在白天则也会睡觉。

  随着佛经故事的通俗化,文学作品里也出现了类似事物。在敦煌藏经洞发现的变文故事《八相变》里,有“天人交(教)一瞌睡神下界,令百人尽皆昏沉”的说法。它可能是《西游记》里设计这种生趣盎然的小虫的灵感之一。

  要探究瞌睡虫是何物种,我们可以先看看《西游记》里瞌睡虫具有什么习性。

  在第5回蟠桃会偷酒时,孙悟空把瞌睡虫弹到人脸上,被弹目标即“手软头低,闭眉合眼”“都去盹睡”。第25回孙悟空对付五庄观道童的手法与此相同。到取经后期,瞌睡虫的用法得到进一步说明。第71回为蒙骗拐走金圣宫娘娘的金毛犼,孙悟空把瞌睡虫放到娘娘的贴身丫鬟春娇(实际是玉面狐狸精)脸上。作者进一步讲解道:“原来瞌睡虫到了人脸上,往鼻孔里爬,爬进孔中,即瞌睡了。”

  根据作者描写,我们可看到瞌睡虫具有两项特征:其一是瞌睡虫很可能没有能够飞行的翅膀。因为孙悟空将其弹射、抛出时,如果瞌睡虫会飞行,未必能准确投中目标。其二是瞌睡虫可以自行爬入人的鼻孔,很可能为穴居生物。

  从古籍里,我们可以查找到瞌睡虫的原型。《西游记》小说面世后不久,就有人在读后感里讨论了它的源头。这名热心读者名叫黄秉石,活跃于明朝万历、天启年间,在其随笔集《偶得绀珠》里,探讨了人参果和瞌睡虫的来历。对于瞌睡虫,黄秉石说:“睡虫亦有之。海上砂挼子,在石缝中,好睡,名睡虫,可作毒射人禽兽也。”

  砂挼子最早见于唐初医学家陈藏器的《本草拾遗》,该书说这种小虫“是处有之。生砂石中,作旋孔。大如大豆,背有刺,能倒行”,因此它又叫“倒行狗子”。陈藏器同时说它“性好睡,亦呼为睡虫”。之后的医书里多沿袭这些说法。

  这种见诸《本草拾遗》的小虫有什么功效呢?陈藏器并没说它能配什么药,只是说它有毒,“生取置枕中,令夫妇相好。合射罔用,能杀飞禽走兽”。这一用途在后世记载中也有所发扬。宋代笔记小说集《太平广记》引用了五代时文人孙光宪所撰《北梦琐言》里的记载,说成都卖药者向城中青年高价出售“媚药”,孙氏取来看,才知道就是砂挼子(蜀人称为砂俘)。明朝剧作家汤显祖在《武陵春梦》里还说“明朝悲翠洲前立,拾取砂挼置枕中”,也是这一民间方术的反映。

  明朝人对自然博物之学渐感兴趣,对砂挼子的描述更加细致。谭贞默著有中国最早的昆虫学著作《谭子雕虫》。该书说砂挼子又叫“和尚虫”,形态有两种:一种“黑甲红点如漆,走几案间,身正圆,如髡顶,大如半粒花赤豆,甲中有翅,腹下八足”;另一种“甲色赭黄,上黑点,整对,形如东瓜子,二须六足”。

  砂挼子其实就是蚁蛉的幼虫,又叫蚁狮。它体长一般不足1厘米,体型为粗壮的纺锤形,有着丰满的腹部,头部有一对巨大的镰刀状下颌。蚁狮擅长挖陷阱捕食其它昆虫。它们选好挖坑地点后,就倒着向后爬行,把腹部当犁挖开土壤,用前腿把土粒挪到头上,再一拉一甩,把土抛出小坑,这样它就能以螺旋形向中心掘进,直到形成一个陡峭的沙坡漏斗。随后蚁狮就在漏斗底部张开下颌耐心地伺机而动,看起来好像睡着一般。当蚂蚁等小虫路过漏斗时,很容易滑下来成为蚁狮的猎物。蚁狮向猎物注射毒素,吸取其体液后再抛出残骸。

  蚁狮在西方昆虫学中也很著名。罗马时期的《生理学家》一书里就把它视为蚂蚁和狮子的杂合体,称其蚂蚁的一半只吃谷壳,而狮子的一半只吃肉,这种双重性导致其后代无所适从,只好饿死。对蚁狮的描述也是19世纪博物学家法布尔《昆虫记》里的名篇。

  可以看到,中国古代本草学和昆虫学著作对蚁狮生活环境、体态外形,以及对其倒行、挖孔、放毒等习性的描述,都是比较准确的,而《西游记》则强调了它作为大自然里娴熟猎人“嗜睡”的表面特征,作者再运用丰富的想象力让它几乎毫无破绽地融入取经故事情节之中,从此瞌睡虫声名大噪,逐渐掩盖了作为原型的砂挼子。

  (作者: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副研究员 陈巍)

(责编:范婉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