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今日聚焦

与时间和死神赛跑的人 记市120急救中心急救医生郝韡

来源:太原晚报 作者:记者 郝晓炜 2020年01月14日 07:22

  岁末腊月,天寒地冻,120急救的接诊量有增无减。每天,120急救医生郝韡(wěi)和同事们冒着寒风、拉着警笛、走街串巷,奋战在120急救一线,与时间赛跑,为危急重症患者的生命健康保驾护航。

  随时待命

  1月7日,雪后的清晨,郝韡迎着凛冽的寒风、踩着湿滑的道路来到位于市中心医院的市急救中心中心站。7时30分,换好绿色的工作服,备齐出诊所用医疗器械,和夜班同事交接班后,郝韡待命出诊。7时50分,接到120调度指令,富力城小区有一老人滑倒摔伤。郝韡和急救小组的司机和护士一行3人立即出发。8时许,当急救车遇到坡道有积雪、车轮打滑上不去时,郝韡和护士跳下车,跑到车尾,双脚蹬地,上身抵着车尾,使出吃奶的力气推车,帮助司机将急救车开上坡。

  很快,他们发现摔伤的老人正坐在路边。

  老人说:“一早出来遛弯,下雪路滑,不小心摔倒了。哎哟!哎哟!我右腿好疼、动不了了……”

  “大爷,我来给您检查一下。”郝韡发现老人右小腿严重变形,且有剧痛感,初步诊断其为右下肢骨折。

  于是,郝韡给老人的右下肢实施了手法牵引复位、夹板外固定术,并解释说:“大爷,给您的右小腿用夹板固定,有利于缓解疼痛,还能避免血管神经受损。”随后,郝韡车组将老人抬上急救车,送往山医大二院。

  一路奔波

  8时45分,刚与山医大二院医生办妥交接手续,郝韡又接到总调的电话指令:晋机宿舍有一位老人突然昏迷不醒。10多分钟后,郝韡车组来到老人家中。

  “我父亲75岁,早晨起来还好好的,吃早饭时突然晕倒,叫不醒了……”家属哭着说。

  郝韡检查发现,老人心律、血压、脉搏等生命体征尚稳定,但左侧肢体肌力减弱,出现间断性恶心呕吐,混合性失语、嗜睡……郝韡考虑其为突发脑血管疾病,立刻给予患者其生命体征监测、吸氧、输液,并通知卒中中心做好接诊准备。

  急救车一路鸣笛,向市中心医院急速驶去。 9时40分,急救车抵达市中心医院急诊大厅。郝韡向接诊医生仔细交接病情:“这个老人,推断是突发脑血管疾病,不确定是脑梗塞还是脑溢血,途中生命体征平稳,请立刻启动卒中中心救治通道……”

  扶危解难

  10时28分,郝韡回到中心站,刚喝了几口水,又接到总调指令:北中环某小区,一个5岁男孩昏迷抽搐。10时31分,郝韡再次出发。10时45分,敲开患儿家门,一中年女子迎上来,哭着说:“孩子昨晚烧到38.8摄氏度,吃了退烧药,体温降了些。今早,又烧到40摄氏度,刚才怎么叫都叫不醒,还吐白沫、翻白眼,浑身抽搐,全身青紫……”

  “宝贝,快醒醒,快醒醒,你别吓妈妈,呜呜……呜呜……”女子哭得越发厉害:“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考虑可能是小儿高热惊厥。孩子因高烧出现惊厥,大脑缺氧、肌肉痉挛,所以暂时没有意识。您别着急,咱们得避免孩子抽搐时再发生肢体损伤,先用物理降温,端盆温水、拿块毛巾来……”郝韡一面说,一面指导家长给孩子擦拭身体,擦额头、腋下、大腿根部……待孩子体温略有下降,抽搐暂停后,郝韡车组于11时10分将患儿和家长送至省儿童医院急诊。

  不能正点吃饭

  11时40分,郝韡回到中心站值班室。“郝韡,快歇歇吧!最近好忙啊。”同事关切地说。

  “谢谢关心!”郝韡接过同事递过来的水杯。记录病历、补充急救用品、打扫出诊车辆卫生,突然感觉自己肚子咕咕叫,抬头看到墙上的时钟显示12时20分,郝韡琢磨,转眼就到午饭点啦,不知道今天食堂做什么饭? “郝韡走吧!恒大御景湾有一人突发胸憋胸痛。”听到调度员指令,郝韡立刻起身出发……13时30分,出诊急救一起车祸外伤患者;14时20分,转运一名危重患者……别人的午休时间,郝韡车组接连出了三趟诊,一刻不得闲。15时30分,回到站里,郝韡用微波炉热好中午的盒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在岗跨新年

  16时至19时,郝韡又接连出了四趟诊。他说:“这些年,120急救的出诊量以约20%的增幅逐年增加。对于120急救人员来说,无论是白班(8时至18时),还是夜班(18至次日8时),一个班的出诊量少则七八趟,多则十三四趟。这份工作很苦很累,但每当有患者因我们的付出,伤(病)情好转、转危为安,自己也会感到欣慰,会有成就感。”19时30分,郝韡结束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

  郝韡说,他爱人也是医务工作者,儿子六岁了。因为夫妻二人都没有正常的作息和节假日,儿子的上下学接送、吃饭和辅导作业都成了问题,经常靠家里老人帮助。 “我今年36岁,在120急救一线工作11年了。记忆中,至少有七八年的除夕是在班上过的。2019年12月31日,我值夜班。”郝韡笑着说:“2020年春节的值班表刚出炉,除夕夜又是我的班。看来,今年的阳历新年、阴历新年,我都是在岗跨年。”

(责编: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