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万花筒

愧对亲亲的婚礼

来源:太原新闻网 作者:弋人 2020年01月07日 09:14

  世人常言:进了腊月,天天都是好日子。因此,近来办喜事的多起来。看到人家上搭彩门、下舖红毯,鼓乐声声、婚車辆辆的场景,不由得想起自己那简单到连“夫妻对拜”仪式都没有的-----

愧对亲亲的婚礼

  1969年底,我和魏芙蓉领了结婚证后,假期已临结束,我只得匆匆返回部队。

  新年刚过,芙蓉突然来部队探亲,让我始料不及。没举行过正式婚礼仪式,怎么安排她的住宿?心里无主,只好求助我被“下放”的所在连的罗指导员。他听我细说了情况,当即让我把芙蓉叫来,让我俩先是向毛主席像三鞠躬,再是相对互敬夫妻礼。随后他以相当冷静的口吻为我俩出了个主意,并告诫“守口如瓶”。

  午飯时间到了,全连如同往常一样整齐列队,只是唱歌前指导员先讲话。他郑重介绍了我的妻子,让全连指战员以掌声祝贺我俩的结合。然后他解释道,鉴于我俩已在家乡举办婚礼,所以连队只能予以庆贺了。随后他让通信员把他买的一大书包糖分给各班“吃喜”,并宣告午饭特加两个炒菜,一为我俩贺喜,二为新娘接风。

  就这样,我和魏芙蓉没有信物,没有新衣,没有彩礼和聘礼,没有经过亲朋好友庆贺和见证的礼仪殿堂,就住进了本应是“新房”的客房。房间里看不到新婚的装饰,只有原来卦在连部墙上的一面镜子,如今立在书桌上,是罗指导员为方便芙蓉梳妆拿来的。镜框别着两张照片,我俩的单身像,因为我俩没拍过结婚照。

  芙蓉在部队住了近半个月,我奉命到太原报到,她独自返回家乡。此后双方亲属也再未提及“办事”一说,数年后芙蓉随我迁户太原,我俩真的就稀里糊涂“比翼”飞了。这无“礼”的婚嫁,自然给芙蓉留下了常提的话柄:结婚时连你根红头绳都没系过!

  (作者:武保,1946年春节生,河北省沽源县平定堡镇北街人;退休职工。现住太原市杏花岭区桃园西二巷太原日报社宿舍,联系电话13603554983)

(责编:闻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