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今日聚焦

广场鸽添丁有的已五代同堂 念旧情放飞后重回广场

来源:太原晚报 作者:记者 李涛 2018年09月03日 05:13

  广场鸽曾是五一广场的标志之一,鸽舍于1995年建成,2016年配合道路改造拆迁,1600余只鸽子搬进了南寨公园的新居。两年过去了,鸽子近况如何?一直有市民挂念它们。昨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在饲养员的精心呵护下,这些广场鸽长大了,也“添丁”了,总数增加到2000只,有的已是“五代同堂”。

  念旧情放飞后重回广场

  “鸽子的平均寿命能达到19年,这些鸽子搬到这里之前,一直是五一广场的‘老住户’,有的已经居住了十多年。”16时,在南寨公园的放飞广场,饲养员朱克祥弯下腰,立刻有十几只鸽子跑过来和他互动。他说,从五一广场搬过来的鸽子分为信鸽、观赏鸽、卡奴鸽(肉鸽)三个大类,其中又可细分为贵妇人、球鸽、两头乌、雨点、凤尾、杨阿腾等30余个品种。当年,市园林局综合考察后,认为南寨公园的生态环境最适宜鸽子生活,所以选定了这里,并特意新建了一座三层、200平方米的“豪华”鸽舍。

  “你看,那只鸽子的颈部有一圈反生羽毛,好像一位贵妇人穿了雅致端庄的礼服,显得华贵高雅,所以叫贵妇人,这可是‘明星’鸽子啊。”朱克祥说,这些鸽子特别念旧情,当年搬过来时曾试着放飞了几次,每次都有信鸽飞了十几公里回到五一广场“老家”。他说,当时刚搬过来时,原先五一广场的饲养员心头割舍不下,特意跑到南寨公园指导了一个星期。后来,看到鸽舍周边树木成荫,比之前广场附近高楼林立的环境好多了,这才放心。10个月后,鸽子们彻底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住得舒适吃得“可口”

  在放飞广场,一座鸽舍非常醒目,里面用木板分割成一间间独立的小隔间,不时有鸽子进出,十分热闹。朱克祥说,这里一共有2000只鸽子,平均两只一个鸽舍,相当于住进了“标间”。它们从空中飞下来后,能第一时间准确找到属于自己的“房间”,很有秩序。

  他说,一般来说,一只鸽子一生只有一个“伴侣”。所以,为了保证鸽子的生活质量,在饲养时要有意控制数量,不能让它们无限繁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要一代一代优化品种,这样“新生代”鸽子才能更健壮、羽色更好。

  “目前,最大的鸽子已经15岁了,最小的就是今年春天刚出生的,还不到1岁。”他告诉记者,每只鸽子的脚上都套着一个“标识环”,上面标着出生年份和序号。

  除了住得舒适外,鸽子在南寨公园的“伙食”也挺好。朱克祥拿出一袋精心搭配的饲料,玉米、黍子、红豌豆、青豆、麦仁、胡麻、花生……里面一应俱全。

  “我在公园工作21年了,平时喜爱养鸽,也常在网上和全国的养鸽专业人士交流心得。当时,广场鸽搬来要申报饲养员时,我自告奋勇报了名,最后公开选举才定下了我。”他说,养鸽关键在平时的调养,每个养鸽人都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在南寨公园主要是一年四季的饲料搭配,比如酷暑时节要加点绿豆,还要喂一定比例的藿香正气水,这样可以防止中暑。到了冬天,则要增加一些蛋白质,提高抗寒能力。若是发现鸽子有了鸽虱等体外寄生虫,也不会轻易喂抗生素,而是用中药熬水洗澡。如果不及时处理,会导致羽毛成片脱落。

  早“升旗”晚“点名”

  作为我市各公园中唯一的功能景观类项目,南寨公园的放飞广场成为一处难得的市民与各自亲密互动的好场所。每天,这里都有不少市民带着孩子前来赏鸽、喂鸽,乐趣浓浓。

  “为了避免小孩子受伤,我们有意训练鸽子不要落到游客肩膀上或头上,顶多可以轻啄游客手中的饲料。”朱克祥说,鸽子在这里是“半军事化”管理,不能让它们一直窝在鸽舍中,每天早上都要“升旗”放飞,这样对骨骼生长有好处。

  他说,所谓“升旗”,就是饲养员挥舞一面小红旗,同时吹响放飞哨。因为,鸽子对颜色和声音很敏感,尤其是红色和长音哨声。所以,这两样“法宝”同时亮出时,所有的鸽子都会振翅飞到空中,非常壮观。到了晚上,饲养员会吹响喂食哨,鸽子听到后,会立刻奔回鸽舍吃食,饲养员会趁机查岗,清点“人数”无误后才关闭鸽舍大门。

  野猫、鹰隼爪下逃生

  两年来,鸽子身边也发生过一些惊险的小插曲。朱克祥说,由于南寨公园远离市区,绿化覆盖率又非常高,所以这里常有野猫、黄鼠狼、鹰隼出没。

  “我曾见过五只鹰隼同时飞在鸽舍上空,一看就是盯上了鸽子,伺机猎食。由于鹰隼是受保护的,而且出于园林植保、动保的考虑,还要保证生态链的完整,所以我们不能用弹弓之类的器具伤害鹰隼,只能尽量保护鸽子。”他说,有一次,一只鹰隼落在了鸽舍旁边的柳树上,信鸽最敏捷,发现后“咕咕”叫着撒腿往鸽舍跑。看见信鸽跑,附近的观赏鸽、肉鸽也跟着跑,有的来不及回鸽舍的就往林子里钻。所幸,那次没有鸽子被抓住。

  还有一次,一只野猫晚上跑到鸽舍,爪子隔着栅栏伸进去,一下子抓伤了一只鸽子。发现时,这只鸽子满身是血,脑袋耷拉着,眼睛也睁不开。当晚,公园工作人员紧急给这只鸽子做了手术,消炎并缝合了伤口。接下来一段时间,只能给这只鸽子喂流食,过了一个月才彻底康复。

  有了这几次教训,公园给鸽舍四周的树木都围上了带铁钉的防猫铁皮,修剪了延伸到鸽舍旁的枝干,鸽舍也重新加装了几层护网,从此,这样的险情再也没有发生过。朱克祥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些鸽子就像我的孩子,都有感情了,我会尽心照顾好每一只鸽子,让它们一直陪伴市民。”

(责编: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