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太原新闻

拾荒度日被废品站老板收留

民警协助 失忆男子走失十载终回家

来源:太原晚报 作者:辛欣 2018年08月28日 07:26

  在迎泽区郝庄镇店坡村一家废品收购站,有一名"怪异"男子,他木讷寡言,从不提自己家在何处,更没人知道他的真名实姓,看上去三四十岁,但却总说自己才15岁……这名男子叫张文朝,40岁,湖北省武汉市人,10年前从家乡走失,丧失了部分记忆。8月23日,在郝庄派出所民警帮助下,张文朝见到了从家乡赶来接他回家的哥哥,踏上归途。

  废品站里“可疑”男子

  8月16日,郝庄派出所获得一条协查线索,郝庄镇店坡村一家废品收购站有一名长期打杂的中年男子身份可疑。

  据反映,该男子绰号“华子”,此外再无相关信息。店坡村聚集了多家废品收购站,民警张春光、卫欣挨个走访,排查到第三家时,得知站里确有一人叫“华子”。傍晚时分,“华子”随收购站老板乘车而归,民警随即亮明身份,询问其姓名、年龄和籍贯。“华子”沉默良久,回答说自己是河南人,15岁。 然而,民警注意到,“华子”说话带南方口音,所说籍贯与年龄与实际情况明显不符,而且表情呆滞,似乎很难正常沟通。44岁的废品收购站老板朱留旗告诉民警,“华子”来站里打杂两年多,平时话很少,偶尔找他聊几句,却总是答非所问。因此,平时很少有人与他交流,更没人知道他的真名实姓、家在何处。出于职业习惯,民警需要确认“华子”有无作案嫌疑,便采集了他的指纹和血样,上传至失踪人员系统和在逃人员信息库比对,但没有任何结果。

  十年前拾荒被收留

  朱留旗说,“华子”以前在自己堂哥的废品收购站打杂,这个绰号就是堂哥取的。原来,老朱的堂哥朱俊旗曾在郝家沟街开办一家废品收购站,大约10年前,衣衫褴褛的“华子”每天来站里卖捡来的纸片,一次仅能卖5角钱。一来二去,朱俊旗对他印象深了,便随口问他晚上在哪过夜,可“华子”总是闷头不吭声。

  偶尔有一次,“华子”开口回答说,自己住在桥洞下。朱俊旗出于同情,而且正巧那段时间缺人手,便留他在收购站打杂,每天管顿午饭。时间长了,朱俊旗见他干活儿卖力,索性收留了他,包吃包住,并给他起了“华子”的绰号。两年前,他的废品收购站不干了,便把“华子”安顿给了朱留旗。 “别看‘华子’不会说话,但人不傻,交待给他的活儿都能干好,还写得一手漂亮字。”听朱留旗一说,民警立马拿来纸笔,示意“华子”试着写下名字。想了足足有10分钟,“华子”拿起笔,工整地写下3个字:傅和生。民警喜出望外,连忙查询户籍系统,但未找到特征相符的信息,线索再次中断。朱留旗回忆,自从其堂哥收留了“华子”,哥儿俩每年都带他回河南老家过年,村里有好几户傅姓人家,还总有人取笑“华子”没名没姓,可能是这个原因,“华子”给自己取了名,并自称“河南人”。

  部分失忆踏上归途

  为查明“华子”的真实身份,民警张春光和卫欣利用双休日加班加点,积极协调有关部门多方查找,最终通过采集照片进行人脸比对,确认“华子”原名张文朝,家住武汉市新洲区,今年40岁。

  民警立即通过当地派出所和村委会联系上张文朝的家人,传去照片请其家人辨认。“黑了,也瘦了。”张文朝的妻子一眼认出丈夫,激动地给民警回复微信:“千言万语道不尽我心中的感激之情,谢谢你们让我们这个家得以团圆,盼他归来!”经民警了解,张文朝生性内向,曾在家乡一个菜市场当小工,10年前的一天,他从菜市场下班后没有回家,从此下落不明。离家10年,他的父母相继过世,儿子现已12岁了。8月23日早7点多,张文朝的堂哥从老家赶来,守在郝庄派出所,焦急等候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堂弟。当堂哥亲切地与他说起家乡话时,张文朝虽然面色依旧,但眼神闪过一丝异样,平时寡言少语、更不会关心别人的他竟主动说:“我下楼给你买瓶水吧!”偶尔脱口而出的一句家乡话,虽然简短,但饱含沧桑。

  张文朝的堂哥说,时隔十载再相聚,能察觉到弟弟的明显变化,也发现他确实忘了不少旧事,其中缘由说不清也道不明,但“人回来就好……” 

(责编:马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