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综合新闻

铣工宁志文:不服输的奋斗与坚守

来源:太原日报 作者:刘照华 2018年08月25日 09:53

贾鹏 摄

  人物名片:宁志文,51岁,山西百一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连铸装备分厂技师。19岁入厂,一直坚守在铣削加工岗位上,成为操作专家、创新能手、质量放心人。他在工艺设计、质量技术攻关活动中表现突出,取得多项技术成果,创造可观效益。曾夺得全省职工技能大赛铣工第一名,获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章,被授予“三晋技术能手”荣誉称号。

  在山西百一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连铸装备分厂,技师宁志文守着两台铣床忙个不停。宁志文说,他非常爱它们,将它们视为自己的“战马”。他说,要当个好铣工,对设备的精准把握与运用特别重要,而每台设备都有自己特质。

  眼前的宁志文,是一位个头不高、朴实敦厚的中年人,走在街上,你不会把他与“技术明星”“比武状元”联系起来。而此时此刻,在他的工作台前,你会感觉到他光华内蕴、游刃有余的特殊气场。今年5月,宁志文荣登太原市“时代新人榜”;在市委、市政府命名表彰“时代新人·晋阳工匠”的会场,铣工宁志文站到了领奖台上。

  要干就干到最好

  宁志文讲起了当铣工的那些事儿。“简单说,车工在车床上干活儿,是活儿(工件)转、刀不转,铣工在铣床上干活儿,是刀动活儿不动。车床上加工的‘圆’形件较多,而铣床则加工形状更复杂的工件,比如方形、凹形、台面、曲面等形状。”宁志文说,越先进的零件往往越复杂,铣床也用得越多;每一个零件、每一道工序都得用心雕琢,咱这儿要是失误,那机械制造全得返工!

  当年宁志文招工入厂时,听见自己被分配为铣工,一头雾水,一旁的伙伴开玩笑说:是“洗”衣服,还是“洗”铁呀?劳资科的同志领他来到班组,交给了杨新民师傅当学徒。学了三个月,杨师傅便开始让他独立操作。一次,杨师傅在离开时进一步指点他——干活有门道,怎么偷懒怎么干。

  是听错了吗?怎么是“偷懒”呢?心思细腻的宁志文觉得师傅话里有话。终于,他一点一点悟出了“偷懒”是有技术含量的。比如,要对加工件铣切10个量,若刀具磨得不够好,走一刀只能铣切3个量,需要切3刀才行;若磨好刀,一次能切5个量,两刀就能完成。又如“装夹”,是指把活压到工作台上。如果考虑周密,装夹合理,就能一次到位,把需要加工的点和面全部露出,方便本工序甚至后续工序操作……总之,在刀具使用、装夹、机床主轴转速、吃刀量、走刀速度等方面都存在技术技巧问题,学会在其中“用巧”,就能够节省工时、提升效率。这也就是所谓的偷懒吧!不过,说是“偷懒”,其实是要费心。匠心独运,功到自然成。

  一名优秀的铣工首先是用刀高手。下刀前调适刻度的手工操作很关键,含金量很高,需要凭着技术和经验一点一点地敲,而不同的设备,其刻度调适量所对应的工件吃刀量各有差异,操作者须特别用心。

  宁志文介绍说,他们公司前身为军工企业,对加工精度有很高要求。后来企业“军转民”整体并入太钢,又经历太钢“主辅分离”改制为现在的公司。几经变化,但“精配厂”的传统没有丢。身在其中,他保持着精工细做的本色,耐得住寂寞,下得了苦功。“在对加工件标注了公差数要求的情况下,一般会将公差控制在5道范围内(正负0.05毫米);可我要么不干,要干就要保持自己认定的精度水准,将误差限于1至2道范围内(正负0.01—0.02毫米)。”怎么来形容这个数值大小呢?宁师傅说,一根稍粗些的头发直径约为0.1毫米,那么1道(0.01毫米)就是一根头发直径的十分之一。

  正因如此,检验人员对宁师傅的活儿给予了免检或抽查待遇。同样的活儿,宁志文不惜比别人费力费时,用他的话说:“检验人员越是对我信任,我越不能放低对自己的要求!”

  宁志文平时话不多,可骨子里有股子不服输的劲儿呢!打小,他就很仰视在临汾纺织厂工作的大个子的三叔,三叔干活要样儿,当过钳工、司机,也曾参加技术比赛拿过奖,他教导的一句话成了宁志文一生的座右铭——不管你选择了什么,要干就干到最好!

  别人能干了的自己要干得更好,别人干不了的自己也要琢磨着干成!凭着这股子钻劲,宁志文成为了最好的铣工。

  要对得起这美好的时代

  宁志文不服输,乐于挑战难活儿。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一次,他们接到了给二钢厂加工锥度仪的难活儿,需要技术员会同经验丰富的车工、钳工、磨工、铣工共同承担。选铣工时,选到了杨师傅头上,而杨师傅则转身对宁志文说“你上!”在这个项目组中,宁志文年龄最小、级别最低,却拿出了不服输的劲头,包揽了所有铣工的工作,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任务。这种负重承担的考验,让他成长了一大步。

  宁志文凭着过硬的技术大显身手,直至享受了“操作专家”待遇。每逢有工期紧的陌生加工件任务压下来,便由宁志文起先开头,不经试制一次拿下,一举打开局面。期间遇到难题就想办法解决,许多小发明正是这样给“逼”出来的。

  宁志文没有简单地看待铣工岗位。他坚持自学理论知识,掌握机械制图,钻研铣工工艺、热处理等门类。而正是这些努力,使他逐渐具备了参与工艺设计的能力。作为创新工作室主要成员,他一次次参与了公司技术创新、研发活动。如参加了二钢热磨头攻关试制,使这一产品首次实现国产化;又如参与的“如何提高宽面钢板一次使用率”及“优化链接加工工艺”两项质量技术攻关活动,可创效益50万元……面对加工零件复杂、工序繁多的实际问题,宁志文的认真劲儿又上来了。他想:如果能创新改制刀具,不就可以减轻人力负担么?他还琢磨:铣刀的形状、角度很复杂,经常需要一些“非标”刀具,向工具厂定制的费用和时间成本较高,如果能自己制作这些刀具,不就可以为企业节省财力物力么!为此,他调整参数反复攻关,一次次取得了创新改制刀具的成功,攻克了形状复杂、技术含量高、特殊材料的零件加工制造难题;他带头自制“非标”刀具,利用废旧材料,把本来需要花钱定做的刀具,对照图纸一点一点磨出来。宁志文还设计制作了不少装夹用的夹具,为工件快速完成节约了时间,提高了生产效率。有关成果分别获省、市提案奖和创新活动奖。宁志文不仅获得太钢、太原市技术能手称号,还夺得山西省第四届职工技能大赛铣工第一名,获得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章,山西省“三晋技术能手”荣誉称号。

  在努力担当的过程中,宁志文变得眼宽心广,他的“不服输”有了新的内涵。

  他告诉记者,如今,在数控机床上,装夹好的工件连铣带钻、带镗,都是自动操作,实现了“设备保证质量”。“但机器零件各式各样、千变万化,好多异型特殊加工更适合在普通机床上完成,何况,有些经验与悟性与机器无干,是只存于匠心的。”宁志文说,现在,许多年轻人不愿干机加工,因为这个行当入门工资不高;另一方面,机加工行当不干个三年五载,还真拿不出个样子,这种活儿是越干越熟练、越在行。怎么办?这就需要引导人们避免功利短视,共同缔造一个当工人光荣的时代。

  宁志文刚进厂那会恰逢当工人光荣的时代,八级工的工资要比厂长高。厂长们的孩子也多乐意上技校、当工人。当了工人的,都争着到技术难度大同时也最辛苦的岗位上工作,很少有人“讨清闲”……

  如今,当作为“时代新人·晋阳工匠”站上领奖台时,宁志文有一个深切的领悟:一个当技术工人光荣的更加美好的新时代已经到来!

  近些年,有人慕名找上门来,邀请他到“外头”干去,当技术指导,工资比现在高。他不去。他说:“我的荣誉是这里获得的,我的专家地位是这里赋予的,这是对我坚守职业的褒奖,并且激励着我继续坚守下去!”

  19岁当工人,如今已入知天命之年的宁志文,打算努力学习机器人、数控技术等新知识,紧跟时代要求,把自己的岗位奋斗与加快太原转型发展联系起来。他说:“我国中低端制造业成就突出,但高端制造业与世界先进水平差距较大。优秀的技术工人要放眼先进技术前沿,拿出不服输的劲头去拼搏、去创造,才能对得起这美好的时代!”

  不服输的宁志文还说:“我要让年轻人觉得有技术的人有面子,我要带动更多的人成为优秀工匠、时代新人!”

(责编:张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