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山西新闻

盗墓、强占铁矿、暴力放贷……没有什么是这家兄弟不敢干的

闻喜“盗墓涉黑”犯罪集团被“一锅端”

追缴被盗文物2895件,抓获犯罪嫌疑人466人

来源:山西晚报 2018年08月12日 07:24

  今年上半年,山西公安机关打掉了盘踞在闻喜地区十多年、以侯氏兄弟为首的“盗墓涉黑”犯罪集团,追缴被盗文物2895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达24件,国家二级文物59件,国家三级文物135件。在打掉这个团伙之后,警方继续追查,截至8日,我省警方已破获与该团伙相关的各类刑事案件325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66人。该案件主犯为侯金亮、侯金发、侯金海、侯金江四兄弟。在当地,侯氏四兄弟不仅仅盗掘古墓葬,还存在开设赌场、霸占矿山、高额放贷、暴力讨债等多项违法犯罪行为。

  长期漏网作案跨度20余年

  2016年6月,山西闻喜县公安局侦破了一起盗掘古墓葬案,这起盗墓涉黑案件涉案犯罪嫌疑人466人,在众多嫌犯被捕之后,警方发现仍有主犯漏网。最终,警方在高速路口对主要犯罪嫌疑人进行紧急布控,抓捕了盗掘古墓案的犯罪嫌疑人侯金发。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侯金发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被列为文物犯罪案重大逃犯,但长期以来却成了一条漏网之鱼,作案时间跨度长达20多年。曾经的文物犯罪案件逃犯,如今再次涉嫌盗掘古墓案件,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发现犯罪嫌疑人侯金发,这些年一直在有组织、有计划地大肆进行盗掘古墓葬的违法犯罪行为。

  这个盗墓团伙,除了盗掘闻喜县阳隅保护区的古墓以外,还盗取了闻喜县凹底镇关村岭村、郭家庄镇吕庄村、河底镇酒务头村、稷山县太阳乡石佛沟村等15处市、县文物保护单位,盗掘出大量青铜器和玉器等珍贵文物。警方还发现犯罪嫌疑人侯金发的弟弟侯金海,在2001年因涉嫌倒卖河南省三门峡市虢国墓珍贵文物多件,被公安部列为A级逃犯。

  四兄弟无恶不作暴力敛财致人死亡

  警方在对侯氏兄弟犯罪案件受害人的摸排和调查中发现,除大肆盗掘当地保护文物以外,侯氏四兄弟均涉入其它刑事案件,在当地形成“盗墓黑帮”。

  老大侯金亮在当地以网络赌博为手段进行暴力敛财,致使多人倾家荡产乃至死亡。现查实,涉案资金达两亿两千多万元。

  老二侯金发,强行霸占闻喜县年家沟生茂铁矿非法开采近一年,非法获利1200多万,其间还强迫铁矿原法人以低廉价格出售,随后高价转卖他人,暴力敛财700多万。

  老三侯金海,暴力垄断部分行业,强迫他人借贷,仅受害人张某义一人就被勒索467.285万元。

  老四侯金江,在三位兄长照应下,后期代替老大侯金亮打理赌博生意,并经营小额贷款公司。

  警方在对侯氏兄弟“盗墓涉黑”犯罪集团上百件刑事案件分析研判中发现,侯氏兄弟这一“盗墓黑帮”,除了以血缘关系为纽带,还吸收张保民、张成俊、李金玉、王红贵、景春凯等人,在当地大肆进行有组织的暴力违法犯罪活动。

  充当保护伞17名警察涉嫌犯罪

  从2004年到2016年,侯金发、侯金海作为盗掘古墓的案犯,且二人的兄弟也从事着各类违法犯罪行为,多年却一直得不到打击和处理,究其原因竟是闻喜县公安局相关警察的包庇。

  经查,闻喜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景益民还是刑警队副队长时,就和侯家老大在一起开发房地产,还开了一家宾馆用于赌博。

  在景益民的带领和授意下,闻喜县公安局原副局长金勇和15名民警及协警,直接或间接包庇、纵容侯氏“盗墓涉黑”犯罪集团,并参与盗掘古墓以及为盗墓分子提供了保护、便利条件。这17名闻喜县公安涉案人员,目前已全部被当地警方依法逮捕。

  今年2月,山西闻喜侯氏兄弟“盗墓涉黑”案件,一审9名主要嫌犯已被判处无期徒刑及以上刑罚,166名犯罪嫌疑人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没收相应财产。

  今年3月,山西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庭宣判,被告人景益民、李福学、任清河、李安吉共同或分别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余涉案民警及辅警被判处两年到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目前,山西警方仍在对闻喜县侯氏兄弟“盗墓涉黑”犯罪集团案件,进行深挖深究。

  据央视新闻

  办案民警段林辉说:

  他们组织十分严密,探好了墓后,当晚组织盗墓,谁来打坑、谁下去平拱洞、谁去清货,分工明确。这伙人在(山西)阳隅保护区内的古墓葬作案15到16起,现在那里已经找不到墓了。

  受害人张某某说:

  当时我跟他求饶说我现在这个状况不能打百家乐,(侯金亮说)没事没事你打吧,打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就输了90万元给他。

  闻喜县年家沟生茂铁矿原安全矿长吕增选说:

  工地被占了,人家还能搞到炸药、挖掘机把矿挖掉,到我们家里进行多次威胁,甚至包括在安监局楼下被打,给人一种精神和心灵恐慌。让人根本无法处理矿上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没办法只有听人摆布了。 

  受害人张某义说:

  (他说)我这里有些现金,你用上每月利息是5分,我当时说我现在资金充足着,暂时还不用,等用的时候再拿可以不可以。结果人家根本就不行,说你必须拿走,以后你有什么事情我们给你摆平,言外之意要是不拿走的话,我做的房地产就搞不成了。

(责编:马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