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综合新闻

钻研当下 瞄准未来

记中铁五局太原地铁2号线项目部副经理吴益凡

来源:太原日报 作者:陈剑 2018年06月07日 10:19

      接触吴益凡,让人印象深刻。黝黑、壮实的外表,掩不住工程技术人员特有的气质:认真、细致、爱钻研、喜总结。

  中铁五局在太原地铁2号线中负责嘉节站、龙城大街西站、嘉节站至龙城大街西站区间、龙城大街西站至中心街西站区间建设任务。作为专管施工的副经理,吴益凡除了要做好进度、质量、安全等本质工作外,还经常对施工中遇到的难点问题钻研总结,力求探索出新办法。

  坑外降水

  地铁2号线是我市开工建设的第一条城市轨道交通工程,带有较强的试验性质。车站全部采用明挖法,好处是资金投入少、施工难度小、安全风险低,缺点是对交通影响大。

  汾河穿城而过,给太原带来丰富的地下水。地下施工,降水是第一要务。明挖法施工,降水在基坑内完成。坑外降水,到底如何实施、效果究竟几何?这一切,对太原来说没有先例可借鉴。嘉节站在明挖法施工中承担了这一试验重任。

  领受任务后,吴益凡带领弟兄们开始了紧张而又严谨的工作。为分析不同布井间距、降水井类型、井管类型对地下水控制的影响,他将车站划分为6个区域进行布井:车站西侧采用无砂水泥管井,车站东侧采用钢管花井,站体两端采用真空管井,车站中心采用普通管井。布设5条水位监测剖面,每条剖面线上东西两侧各4有个水位观测点。

  试验期间,吴益凡每天定时观测水位,把每一个数据都认真记录在案。降水后,基坑实际开挖表明,基坑标准段完全达到了无水施工要求。

  降服软土

  地铁车站埋深大多超过了16米,基坑开挖要分层、分段、分台阶接力式进行。当基坑下挖到5米多的时候,一道难题摆在了吴益凡面前:遇到了黏质粉土层,也就是施工业内俗称的软土。该地层厚达10多米,含水率高,在机械振动作用下很快液化,让挖机等施工车辆完全失去了用武之地,严重影响施工,同时会带来较大的安全风险。

  吴益凡发现此前开挖素填土层时,一天可以出土650立方米。现在一天的开挖土方量只有202立方米。这样的速度,无法满足建设进度要求。必须断然采取措施,另觅他途。在项目部负责人支持下,技术攻关小组成立了。吴益凡和其他组员一起,看现场、找症结,查资料、想办法。一套套方案被制定出来,并迅速运用到施工现场去实践。

  比对三种办法,采用沥青对裂缝表面涂抹封堵效果最好。针对土体含水率高、保水性好这一问题,采用生石灰加水泥对坡道部分土体进行改良,同时铺垫钢板,提高工作面承载力。针对液化土不好挖掘的情况,采用液压抓斗抓取。

  一番紧张的技术攻关,液化土难题解决了。土方施工效率大幅提高,单日出土量达到了517立方米,有效解决了软土容易造成污损工地难题,被市建设主管部门评定为地铁2号线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二星级标准化工地”。

      带水作业

  既有管线迁改,是地铁车站施工的第一步,繁琐、复杂、费劲。龙城大街西站场地内有一条直径2米的污水管,严重影响到了基坑开挖。经多方协调和紧张施工,今年4月,新管线敷设完成,进入新旧管线倒接阶段。最难的时期来到了。

  与一般管线不同,这条污水管口径大,压力高。上下游两端的水位,均比车站场地内的接驳现场高5米。施工期间,为保证市政设施正常运转,不影响市民生活,污水管线既不能停用,也不能降低水位,只能带水施工。

  “倒接一旦出现差池,旧管线如果不能和新管线顺利连接,管内的污水就会像喷泉一样喷涌而出。5米高的水位差,很快就会把工地淹没。”说到当初,吴益凡至今心有余悸。“与淹了我们的工地相比,污水进入周边,对太原市城市形象和居民生活的影响更大。项目部给我的命令只有一个,百分百倒接成功!”

  那段时间,吴益凡几乎放弃了休息,忍着污水散发出的恶臭,和工人们一起坚守在施工现场。旧管道被切割开后,污水极速流入沉降井。尽管把沉井高度建到了7米多,但水位快速上升,让吴益凡心提到了嗓子眼。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当污水水位终于定格在距离井口一米多的位置不再上升时,大家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半个月后,另一处接口也倒接完成,这项工程画上圆满句号。吴益凡的工作日志中,又多了一份职业成长的宝贵经历。

  从十多年前进入施工行业,从长沙地铁工地再到太原,像每个“手艺人”一样,30多岁的吴益凡把每一次工作实践,当作了自己成长进步的练兵场。这是他个人能力的提升,也是中铁五局团队力量的展示。对我们城市未来轨道交通建设,这种钻研,好处多多。

(责编:张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