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综合新闻

工会主席詹朝亮的四条“军规”

来源:太原晚报 作者:冯海 2018年05月28日 09:52
内容提要:詹朝亮最引以为豪壮的是当过21年兵。阅尽人间无数,老詹宠辱偕忘,不忘的是他给自己订下的四条“军规”。
詹朝亮(中)与离退休职工一起包饺子。

  詹朝亮最引以为豪壮的是当过21年兵。警卫排战士、中队司务长、农场林业队队长、后勤部管理科科长、审计处处长……1978年到1999年,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詹朝亮一身戎装穿了21年。军营大熔炉淬炼着每个人的筋骨和灵魂,一个乡村小伙子的内心逐渐强大。1999年,詹朝亮从太原卫星发射中心转业到太原日报社工作。他军人本色不改,行走坐卧腰杆倍儿直,干起工作丁是丁卯是卯。詹朝亮现任太原日报社副社级调研员、工会主席,曾获得太原市五一劳动奖章,被授予“太原市十大机关事业单位工会主席标兵”、“太原市维护职工合法权益卫士”等称号。5月某天,在老詹办公室聊天。正值农历小满,初夏的太原还算凉快;再过半年,黄叶摇落的时候,老詹同志将光荣退休。“我这个人时间观念强,到点儿准时消失。”老詹扬了一下手,像是扇了时间一个耳光。阅尽人间无数,老詹宠辱偕忘,不忘的是他给自己订下的四条“军规”。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河南渑池,战国时秦赵会盟于此。詹朝亮出生在渑池县英豪镇的水源村,在村口,乡亲们一见他就问:“朝亮回来了,现在是大干部了吧?”当教师的父亲爱发脾气,远近闻名,但跟人说起大儿子,老人的语气自豪而含蓄:“俺家老大可忙了……”

  老詹是长子,4个弟弟、1个妹妹,他是这一大家子人的主心骨。1978年应征入伍,老詹暗下决心:咱一个农村娃,就是一粒扁扁的种子,到哪儿都要生根发芽。

  在部队,老詹用21年时间,从普通战士晋升到团职干部。刚到报社上班,人生地不熟,团长同志打水扫地拖地抹桌子,在楼道跟人主动打招呼,一个人名对应一张脸,牢牢记在心里。担任工会主席以后,他积极协调,为单位为职工谋福利维权益,成为太报职工的贴心人。

  报社创收困难,老詹不等不靠,奔走呼吁,向太原市总工会帮扶中心申请救助,加速办理职工医疗互助工程手续,推动春节送温暖工程。从2014年开始,送温暖工程得到太原市民政局的支持,每年拨付经费5万元。2016年,拨付经费10万元。送温暖工程既减轻了单位的压力,又让困难职工得到了实惠。老詹大大咧咧,其实很细致。当年入伍不到3年,他就提干了。老乡喊他聚会,他脱下四个兜的干部服,专门找出两个兜的士兵服穿上。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只要一口气在保持战斗状态

  烈日炎炎,一辆手扶拖拉机疾驰在乡间小路上,荡起漫漫烟尘。

老詹17岁就挣钱贴补家用,驾驶手扶拖拉机跑运输。从水源村拉砖到附近煤矿,卸下砖再装上煤,运回村里。一般人每天跑两三趟。老詹起早摸黑,中间不歇,每天跑足4趟。每趟来回0.6元,一天就是2.4元。跑了两年运输,老詹抽上了“芒果”烟,戴上了“上海”表。2016年,部分职工反映,工会会员应享受的福利待遇下降了。原因是,企事业单位近年来各项经费支出被大大压缩,工会福利费也“躺枪”了。

  “这咋弄的?”老詹很火大,这个山头他得攻下来。接下来,他发起了冲锋,打电话、问工会、搜网站,不达目的不罢休。平常在电梯里遇到同事,他爱用河南英语打招呼“哈喽”。这阵子,老詹不“哈喽”了,眉头紧锁。

  年末,工会通知会员领福利。细心人发现,本年度职工工会福利费竟然上浮了。

  因为老詹找到了红头文件——《全国总工会加强基层工会经费收支管理的有关规定》,关键内容已被醒目勾出。工会经费收支管理有标准、有路径,依此办理即可。

  有一次单位组织体检,老詹被查出肝部异常,医生说必须手术。癌?同事心里直打鼓。老詹一切如旧,该咋还咋,只要一口气在,保持战斗状态。之后,他到北京复查,医生说病情可控,不必手术。电梯里,老詹再遇同事,眉头展开,“哈喽”归来。

  求人不如求己凡事心里有底

  老詹办公室,门常开,人常来,大家都把这里当成了“职工之家”。赞同你的观点时,老詹会用普通话一字一顿地说:“是的。”反对你的观点时,老詹口音急转河南:“弄啥?”2009年,他分管离退处工作。离退处办公条件差,陈设简陋。老詹想办点实事,不久,这里的墙壁被粉刷一新,墙角添了饮水机,活动室新换了牌桌,文体用品也比以前多了。平时这里很热闹,三八节、重阳节、建军节,这里更热闹。他深知,离退休职工的稳定影响着报社大家庭的稳定。他以爱说爱笑爱唱歌的方式,融入了夕阳红队伍,了解大家的想法,解决众人的问题。求人不如求己,凡事心里有底。 2009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报社成立百人合唱团,一曲《香格里拉》获得太原市市直机关歌咏比赛一等奖。合唱排练的日子里,老詹像训练新兵一样训练合唱队员。迟到、缺勤、排练不专心,一个毛病一个毛病地纠正。当兵的人就是这个样,头枕边关冷月,身披雪雨风霜。站有站的样,唱有唱的腔。2016年年底,针对职工生日慰问品的发放工作,工会对3家烘焙企业进行了招投标,三家比拼,一家夺魁。一个生日蛋糕的背后,既有商业竞争的激烈,也有货比三家的谨慎。小小慰问品,算算性价比。没有当过司务长的人,想不出这招。

  流血不流泪掉肉不掉队

  老詹有时会恍惚,人生的前20年留在了河南,后40年留给了山西。

  那个拨拉算盘、计算工分的小詹会计,那个驾驶手扶拖拉机风驰电掣的小詹师傅,那个军事动作、内务整理、军容风纪三项过硬的新兵,那个在单杠上一遍一遍做大回环的后生,那个豪饮之后一步一坑走正步的愣头青,那个口琴吹得悠扬、小号吹得嘹亮的文艺青年,那个唱响《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的获奖歌手,那个与离退休职工围坐一起的包饺子快手……

    那个人是你吗?老詹的书柜不大,档案分类清晰,检索一目了然。这是一名“老转”在报社工作20年的个人存底:清产核资小结、多种经营小结、职工福利变动数据、社庆60年筹备活动情况、女职工体检反馈情况、工会委员会议工作要点、市直机关运动会报社代表队名单……

  退休以后,老詹想回老家,陪母亲四处转转。让老人在有生之年领略更多、更远、更美的风景,让老人在路人羡慕的眼神里假装平静,掩饰心里乐开的花。

  有时,他也会想念战友,想象紧急集合,想象列队站成一组雕像。他们迎着阳光,流血不流泪,掉肉不掉队,喊着一二三四,走向远方。

(责编:闻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