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特别关注

“85后”机长赵大贵:安全飞行一辈子是最高荣誉

来源:太原晚报 2018年05月22日 11:42
内容提要:成为一名机长,至少要飞满2700个小时,400个起落,还要经过严格的培训考核,而这一般至少需要5至8年的时间

  川航备降事件引起社会高度关注,人们纷纷为临危不乱、果断应对、正确处置的机组人员点赞。与此同时,有不少人对民航机长这个职业充满了好奇: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机长,需要经过哪些考验?面对各种突发情况,机长往往具有绝对权威。在正确的决定背后,机长的职业素养又是如何练就的?昨日,记者专访了东航山西分公司最年轻的一代机长的代表,为您讲述一名民航飞行员是如何"炼"成的。

  最年轻的一代机长

  14时25分,太原武宿国际机场,一架波音737飞机驶入控制塔台视野,渐渐地由小变大。这是由杭州返回的MU5236航班,一段平稳滑行后,飞机的速度表渐趋于零。“85后”机长赵大贵像往常一样开始平静地整理飞行装具。

  今年1月份,29岁的赵大贵正式成为机长,让多年的绚丽梦想成为现实。说起与天空、与飞机的缘分,还要从他高中时代说起。

  “我的家乡在山西大同,说实话,从事这行纯粹巧合,因为家里人干的工作都和飞行不沾边。”他说,小时候,只从电视里看过开飞机的机长,感觉很帅很羡慕。高三那年,恰好航空公司入校招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名,初选、复检,结果成功了。他成为中国民航学院的一名飞行学员。

  四年的大学生涯,赵大贵接受过各种专业的飞行员培训。我们在电视中才能见到的飞行员在特制的铁轮中滚动地训练,对于学校里的他来说,是家常便饭。固定滚轮、活动滚轮、旋梯。这些常人看来是“极限”运动的项目,却是每一个飞行学员在学校时的必练项目。

  “最开始很多人都不适应,头晕目眩,恶心呕吐是常事,不过必须适应,这是一名飞行员应有的协调性以及防眩晕能力。”他说,这些翻滚训练,只是飞行学员在学校时日常训练的一个小缩影。

  满2700小时才能“单飞”

  “成为一名机长,至少要飞满2700个小时,400个起落,还要经过严格的培训考核,而这一般至少需要5至8年的时间。”赵大贵说,一名飞行学院刚刚毕业的新飞行员,在赋予机长重任之前,要经历初始学员、观察员、副驾驶、正驾驶的身份转变,最后才能成为一名责任机长。这中间仅副驾驶就分了六个阶段,中间要经过层层考核才能成功“晋级”。之所以这样苛刻,是因为,一架飞机,上万个零件,仅驾驶舱内的开关就有成百上千个。飞机上天后,所有环节操作由机长负责,这个职业掌握着飞机上所有人的安全,不容许犯任何错误。

  对于升任机长后的第一次“单飞”,赵大贵记忆犹新。他说,那天飞的航线是太原—宜昌—福州,前一天就已经激动得睡不着觉了,但因为一定要保持好体力,所以是强迫自己睡着的。

  “之前当副驾驶,心里总觉得有依靠,因为有机长在旁边。自己当了机长以后,才真正理解肩章上四道杠所代表的含义——专业、知识、技术、责任。其中尤其是责任,什么事都要扛起来,要对全飞机的人负责。”他介绍,为了保证飞行质量,公司规定,一个月飞行不能超过100个小时,一年不得超过1000个小时。

  乘客安全放第一位

  作为一名机长,他和所有飞行员一样,必须严格遵守各种规章制度,永远把乘客安全放在第一位。单日飞行时间(从起飞到落地)不能超过8小时,执勤时间(包括因航班延误、管制而造成的候机时间)不超过14小时,飞行前一段时间内不能潜水,登机前要进行的测血压、氧饱和度、酒精度等各项检测,甚至吃饭,都要遵守“同餐不同食”的原则。

  他说,所谓“同餐不同食”,就是负责同一趟航班飞行任务的机长和副机长,是坚决不允许食用同一类餐食的。也就是说,机长如果吃西红柿炒鸡蛋和米饭,副驾驶就要吃醋熘土豆丝和烙饼。如果只能提供同种餐食,机长和副驾驶须间隔一小时进餐。饮食这么苛刻,就是要保证飞行安全万无一失,不能两个人同时闹肚子。这样做,也是为了确保机上乘客的安全。

  赵大贵告诉记者,自从干了这行,他的性格都发生了变化,不会那么莽撞了,总是会认真思考做决定。这些都是工作赋予他的,他也因为自己的工作而满足、而骄傲。

  机长不想当“英雄”

  “从概率上来看,飞机是目前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对于一名飞行员来说,可能一辈子不会遇到大的事故。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一旦遇上,后果将是毁灭性的。”他表示,为了让飞行员具备应对“万分之一”突发事故的能力,航空公司每年都要进行两次复训,所使用的是价值上亿元的模拟机。在模拟机里,所有平时很难遇到的事故,比如发动机失火、失效,客舱失压,玻璃破损、水上迫降等都会出现,飞行员需要迅速判断,妥善处置,若是模拟通不过,就无法继续飞行。

  有一次,他当时还是副驾驶,从太原飞上海浦东机场,即将着落时,故障灯亮起,提示襟翼没有放下,不具备降落条件。按照操作流程,机长操控飞机重新拉高复飞,赵大贵迅速拿起QRH(快速检查单)处置操作,两个人冷静分析,逐条核实,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原来是传感器出现了故障。

  他说,恶劣天气、飞机故障、鸟击、旅客发病……每一次飞行都可能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赵大贵说,作为蓝天中乘客的守护者,每一位机长其实并不想当英雄,因为他们不想有任何意外发生,所以只能尽己所能,去解决任何存在的安全隐患和突发情况,将一切危险系数降到最低。

  采访中,他反复提到自己的“座右铭”:短暂的安全只能叫工作顺利,长久的安全才是事业有成,安全飞行一辈子是自己追求的最高荣誉。

  李涛 通讯员 倪芳

(责编:张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