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今日聚焦

坐着轮椅直播教英语 太原残疾老师成网红涨粉神速

来源:山西晚报 作者:张瑾 2018年03月26日 07:24

  网红是时下的流行词,是网络红人的简称。他们的走红,一般是因其自身所具有的某种特质而被网民高度关注。家住太原的49岁英语老师胡彦锋,因其在快手直播平台持续上传自己录制的英语教学段子,以及坚持每晚3个小时直播对网友进行英语教学,成为快手最火的英语老师之一。3个月时间,他在快手的粉丝数量就从零增加至5.2万,英语教学段子也经常被推荐至快手首页,涨粉非常神速了。

  然而,胡彦锋之所以成为网红,还是因为他那身残志坚的精神打动了网民。每晚直播3个小时,对他这样一个身患重度小儿麻痹的中年人而言,是相当劳累的工作,他却坚持教学,从不间断。目前,他最大的梦想是让更多想学英语的网民观看他的直播,以最快捷的方式学英语。

  A直播英语课成绩斐然

  3月22日上午,阳光明媚。胡彦锋独自坐在自家空空荡荡的客厅里,琢磨当天准备录制上传的视频内容。

  所谓客厅,其实是类似教室般的所在。2017年,胡彦锋买下这套两室两厅的二手房后,先把一面墙刷成了黑板墙,又购置了十几套学生桌椅,将客厅打造成一间教室,用于线下英语教学。如今,他的学生长期固定在50人左右,有小学生,也有中学生,其中有些是从小学阶段就跟着他学英语,一直跟到中学的。原先,学生们的上课时间不一致,他每天的时间全都被线下教学所占据。自从3个月前,他发现快手直播平台可以用来教授英语之后,就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想要尝试新鲜事物的想法始终在脑海盘旋。因此,他将线下学生的教学时间统一作了安排,固定在周末。

  每天早晨,胡彦锋会早早起身,坐在手动轮椅上,为自己做一顿简单的早餐,之后便开始琢磨当天要录制的视频。琢磨好之后,就将自己的手机用自拍架固定在一张课桌上开录。中午,他会坐着电动轮椅回到不远处的父母家中,吃个午饭,休息休息。

  胡彦锋说,最初,他是在北京见到一位残疾人朋友在快手里唱歌,这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很快就在快手注册了自己的账号。注册之后,他有点儿犯愁,账号有了,直播什么呢?“唱歌吧,我五音不全,总是跑调,估计没人爱听。说相声吧,我过于严肃,逗不起乐,也没人爱听。试着录了几个教学段子发上去,开始没人看,我还挺灰心,我那个朋友怎么就成了网红,我的段子为啥没人看呢?过了几天,我再上快手,发现我的段子竟然被推到了首页,浏览量已经上千。这让我挺意外的。于是,我继续录视频,在固定的时间段上传。结果有一天我发现,刚刚上传没几分钟,就有上千人浏览,半个小时以后,就被推到了首页,有几千人浏览。于是我决定,不只录教学段子,我还要直播。”胡彦锋说起这段经历,兴奋不已。

  从今年开始,胡彦锋在快手上直播成绩斐然。他的粉丝从零飙升至5.2万,每晚固定听课者有100余人,留言者甚多。

  网友“注定孤独终老”留言:“我敬佩每一位英语老师,尤其是您。”

  网友“你可爱的野娘”留言:“瞬间听明白,我们老师讲的都不会。”

  网友“唐唐唐唐僧”留言:“老师,我突然又回到上课时代了。”

  当然,在每一个大V下面,总是能看到网络喷子的身影,胡彦锋也遇到了这样的人。“有人质疑我是不是利用自己的残疾身份在博取同情,冲着打赏来的。他们会持续不断地在直播时刷屏骂我,让认真听课的人受到干扰,我只好将他们拉黑。事实上,直播时我收到最多的是一束束花、一颗颗红心。我的真正目的,就是想让更多人通过网络直播,听到我胡老师的课。”对于网络喷子的谩骂,胡彦锋显得既平静又无奈。

  B因病残疾,他坚持爬着也要去上学

  1969年,胡彦锋出生在河北保定周边的一个乡村里,母亲在家务农,父亲在太原上班。出生后不久,胡彦锋便由母亲带着来太原与父亲团圆。两岁半以前,他和别的孩子一样健全,会爬会坐,会蹒跚学步,会四处奔跑玩耍。两岁半时一场高烧,他被烧成重度小儿麻痹。在患病之前拍摄的一张站立着的留影,成为他曾经健康的见证。

  “我想当时的治疗过程一定非常痛苦,虽然我对那会儿的疼痛已经完全没有记忆,但那之后很长时间,我不能踏入医院的门,远远地一看见穿白大褂的人就躲、就哭。”胡彦锋告诉记者。

  在太原治疗一段时间未果,母亲把胡彦锋带回家乡,一边务农,一边照顾他。那时,他已经适应了残疾。母亲干活时,他就在地上爬行着去看外面的世界。

  7岁时,村里同龄的小伙伴都去附近的小学上学了,只有胡彦锋在家呆着。他哭着问母亲,自己为何不能上学,母亲无奈摇头。

  “我每天都出门,爬到村口,还想爬到学校。那时我已经知道自己是个残疾人了。村里的人经常会对我指指点点,说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不定哪天就活不下去了。当时村里还有两个残疾人,比我大几岁,一个受不了这种残酷的命运自杀了,一个整天坐在一棵树下,对着眼前的一条河发呆。我什么时候爬到那里,都能看见他,好像他和树连成了一体。我在背后望着他,就想,难道我作为一个残疾人,只能选择自杀,或者像他一样绝望地傻坐着吗?”胡彦锋坚持要去上学。

  学校接收之后,他开始爬着去上学。一里多地的路,于他却分外遥远。他的身体因爬行多处擦伤,血水不断从受伤处渗出,即使如此,他也咬牙坚持。他成了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老师同学对他都很友善,他被推举为班长,上下学时有同学负责接送他,老师不在时,他就给同学们讲课。他的老师瘾,在小学二年级就得到了满足。

  顺利读完小学、中学,中考之后,他考入当地一所需要住读的高中,学校拒收,他的读书生涯从此结束,但他始终坚持自学,初中时,他的英语已经学得顶呱呱。被迫退学后,他跟着磁带继续学习英语,这使得他的发音就像磁带里一样标准,连他后来认识的美国朋友都夸他,“你的英文发音是纯正的英国口音,太牛了!”

  C他的世界只比健全人多了一个轮椅

  20岁时,胡彦锋再次从保定农村来到太原,这一次他长住下来。当时的他对生活充满了希望,认为自己可以在这个城市自食其力。他坐着手摇轮椅四处求职,还没等他亮一亮自己漂亮的英文发音,就被对方冰冷的问话打倒,“像你这样的残疾人,来我们这里能干什么?磕着碰着谁负责呀?”

  这样的问话,几乎在每一处都能听到。胡彦锋绝望了,他想起童年村里的那两个残疾人,他是否只能像他们一样,要么自杀,要么就坐在家里发呆?

  不久,他遭遇了失恋的打击。他喜欢的一个健全女孩拒绝了他的爱。绝望之中,他准备自杀。“事业与感情的双重打击,让我觉得自己活得像个小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那是夏天,当时下着暴雨,我坐着轮椅冲到儿童公园的文瀛湖边,狠狠地哭泣。我在自杀与生存之间徘徊,做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生存的欲望战胜了自杀的念头。直到深夜,我才回家。父母分别站在小区门口的两边,焦急地四处张望。看到浑身湿透的我,他们叹了口气,无言地伴我回家。那一刻,我永生难忘。”说到这里,胡彦锋的眼眶湿润,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

  第二天,胡彦锋有了主意。他坐着轮椅,身上贴着简易广告,到街边招收学生跟自己学英语。那是1993年,补习班这个名词尚未出现。不知在街边坐了多少天,他没有招到一个学生。他的一位残疾人朋友得知他的窘境之后,让自己的孩子带着5毛钱去找他学英语,同时还带了4个同学过去。他的英语培训班就这样开了起来。

  胡彦锋说:“起初在家里教,后来我爸单位给他分了一间锅炉房旁边的小屋,我就在那里带课。直到现在,我当时的学生还会对我讲,胡老师,我一想起那时跟你学英语的情景,耳朵里就全是锅炉声。”

  在上世纪90年代的太原,胡彦锋的英语培训,很长时间都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他那紧邻锅炉房的培训班的门槛,一度要被学生家长给踏破。他只得拒收学生。

  自1993年至今,胡彦锋的英语培训已经长达25年之久,收入非常稳定,早已实现了自食其力的目标。当记者提及25年这个数字,他哑然失笑:“前两天有记者采访我,形容我已年近五十,我马上要求改掉这一说法,一定要说我49岁,不要写年近五十。时间过得太快,让人害怕。”

  尽管身体残疾,胡彦锋每年都要在教学之余四处旅行。他笑称,他的世界只比健全人多了一个轮椅。每次他出门买菜,或是旅行,总会有好心人给搭把手。“遇到台阶,我自己无法上去的时候,背后总会有一双手默默地推我向上,当我转头,却没人在我身后。”胡彦锋说,每次想起这些默默的手,他总会觉得世界温暖。去台湾旅行,一对年轻夫妇一边推着他观赏风景,一边对他讲:“我家里也有一个这样的弟弟,可他闭门不出。你能飘洋过海来到台湾看风景,他却连家门口的风景都不想看。回去一定将你的励志故事告诉他,让他向你学习。”

  胡彦锋并未给自己缴纳社保,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还有多长,有生之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教出更多优秀的学生,将自己的特长发挥到极致。此外,他还想走遍世界的更多角落,对自己生活的这个地球有更多的了解。“命运很残酷,但我尽己所能要活得精彩。”胡彦锋说,他将坚持笑对自己的生命,一直到死。

(责编:田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