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今日聚焦

太原的这对夫妇厉害了 边卖鸡蛋灌饼边玩网络直播

来源:山西晚报 作者:宋俊峰 2018年03月18日 07:27

罗宏燕招呼顾客,她爱人忙着做饼。

罗宏燕跟直播间的朋友打招呼。

  “老铁们上午好,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的礼物,感谢××老铁的点亮。”闲暇时候,罗宏燕经常跟直播间的好友们互动。

  罗宏燕并不是什么美女网红,就是个普通女性,和丈夫王正刚在寇庄西路文华苑A区对面的“王记鸡蛋灌饼”,靠卖鸡蛋灌饼挣钱。不过,跟街头很多夫妻档灌饼摊不太一样,他俩不仅灌饼卖得红火,年收入近30万元,而且,他们通过直播软件,还收了5个学做灌饼的徒弟。

  如今,他们在直播平台上的粉丝有1457个,有许多网友通过直播软件直接订餐,也有网友给他们送礼物。3月14日晚,记者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做灌饼看似简单其实很有技术含量

  “去年11月,我们开通了网络直播,天天都有人在里面提问题,我也跟他们互动。”3月14日21时许,记者看到,罗宏燕正对着手机,不停地回答直播间的问题。不到10平方米的小铺内,整齐摞着各种肉串、煎肉、生菜等食材,两人忙个不停。王正刚负责煎和烤,罗宏燕负责和面、擀面,放酱、放辣椒和生菜等。

  罗宏燕说,开了直播以后,很多老顾客都加入进来,有的提前让他们做好,直接过来拿上去上班、上学,也有许多同行跟他们互相探讨做灌饼的窍门。

  王正刚今年45岁,老家是河南信阳罗山县,他以前开大客车,2014年跟爱人罗宏燕一起学习做灌饼,当时花了5000元。

  王正刚笑着说,做灌饼看起来简单,其实很有技术含量,尤其是和面和制酱,灌饼好不好吃,关键就看这两样。擀面、揉面、做饼、烤饼等程序都是熟能生巧。

  罗宏燕说,在这里买灌饼的基本上都是熟客。他是开文具店的,他是卖水果的,他是卖衣服的……此时正有四五个等餐的食客,罗宏燕一一点出他们的职业和爱好吃什么口味的灌饼。

  赶时髦开了直播熟客订餐,徒弟找上门

  不一会儿,等餐的食客散去,罗宏燕开始跟直播间的观众互动起来。“感谢××的点亮,感谢××老铁的礼物……”

  罗宏燕说,看他们直播的多数是熟客,也有网友专门来这里买餐,自己的买卖也更火了。而且开直播也方便其他人加盟,也就是教徒弟。

  此外,直播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更加直观了。比如,直播间有个网友点餐了,要加4个鸡蛋,他们的直播就更加直观,的确是加了4个鸡蛋,不存在欺骗顾客的情况。

  15日上午10时许,一名家在晋源的男子来到灌饼摊。他也是通过直播看到的,觉得做灌饼挣钱比自己现在的职业要强。“你先尝尝,看看味道咋样,再说学不学的事。”王正刚开始跟他聊,介绍做饼的大概流程、何时高峰期,主要客户群等。

  其实,通过直播间,王正刚已经教了5个徒弟。教一个徒弟他收2000元,有来自黑龙江的、河北的,最近刚刚出徒一个女徒弟,祁县人,因为有基础,只用了一个星期就学会了,还经常过来送水果、送烟。“他们都叫我师傅,叫她师娘。”王正刚笑着说,有这个技术,交给别人也是帮助别人完成创业的梦想,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尊重,王正刚说挺有成就感的。

  王正刚说,以前他总想的是,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后来开了直播以后,也看到别人教做,自己也把思路放开了。

  做灌饼快5年了收入可观也落下一身病

  2014年5月份,两人学会了做灌饼,就把这间临街小铺租了下来。刚开始的时候,来的顾客多,两人手忙脚乱做不出来。

  “也有提前把灌饼做出来,等高峰时候直接拿走的。”罗宏燕说,但那样相对口感较差。不到两个月,两人硬是把做饼的速度练到已经可以赶上食客的订单了。

  除了现场卖饼外,他们还跟外卖合作。一到早上八九点,多数附近写字楼的白领们,都会点他们家的灌饼吃。有一个饼放5个鸡蛋的,也有只吃白饼不要鸡蛋的,为了满足各种口味,他俩把品种加到了20多种。许多熟客加了直播后,在直播间就点了餐。此外,邻近的48中高中部的学生们通过短信点餐。“因为他们下午放学和晚自习之间只有半小时,所以都是提前点好,直接来取。”

  罗宏燕说,他俩有四个手机,一个直播,一个外卖,一个联系学生外卖,最后一个最忙:收微信支付宝支付的语音提醒、订货。

  两人说,平均一天卖300到400个饼,最高的一天卖过500个。月入两万元以上,一年收入近30万元。虽然赚钱不少,但也落下了一身毛病。王正刚说,长期油烟熏着,有咽炎和支气管炎,长时间站立,颈椎和腰椎也不舒服。而且,劳动时间过长,早上5点起,晚上12点左右才睡,非常辛苦。为了健康着想,他们在去年冬天装了抽油烟机。门面房租是2.5万元,附近租房住1万多元,还有两人在省城的衣食住行,都是不小的支出。

  为啥这么拼呢?罗宏燕说老家有两个儿子,一个初三,一个小学,还有双方的老人要养,所以希望灌饼生意能继续红火下去。

(责编:杨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