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新闻纵横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陈志刚:具有重大优势的新型政党制度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8年03月16日 20:17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协商民主是实现党的领导的重要方式,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人民政协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2018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政协小组联组讨论会时发表了重要讲话,强调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是一种新型的政党制度,具有超越西方多党制、两党制的新特点和政治优势。深刻把握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对于我们坚定制度自信,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第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早在1912至1913年期间,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和同盟会的领导人也曾效仿西方,实行议会民主和多党竞争,当时形形色色的大小政党达300多个,但事实证明多党制在中国行不通。孙中山不得不承认,“中国几千年来社会上的民情风土习惯,和欧美的大不相同。中国的社会性质和欧美不同,所以管理社会的政治自然也是和欧美的不同,不能完全仿效欧美。”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以自己鲜明的政治纲领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因为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毛泽东思想的指导,把握了中国革命发展的规律,引导着中国革命发展的方向,在革命中日渐强大起来,成为领导人民解放的中流砥柱,并团结和凝聚了广大民主党派,与它们结成了革命的同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在革命实践中形成的,具有深厚实践基础、历史基础和群众基础的新型政党制度。

  第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作为一种新型的政党制度,能够真实、广泛、持久代表和实现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全国各族各界根本利益,有效避免了旧式政党制度代表少数人、少数利益集团的弊端。而西方多党竞争中轮流执政的政党,从本质上说,都是资产阶级的政党,代表的都是资产阶级不同集团的利益。资产阶级政党的选举不过是少数有钱人的游戏,日益高昂的竞选费用使普通人望尘莫及,它所体现的不是人民当家作主,而是金钱当家作主。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和性质决定了中国共产党能够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民主党派成员界别的广泛性、多层性也使他们能够广泛反映社会各界的意愿。因此,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能够保证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的统一性,能够确保广大人民的参政议政,切实维护广大人民的利益。

  第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作为一种新型的政党制度,它把各个政党和无党派人士紧密团结起来、为着共同目标而奋斗,有效避免了一党缺乏监督或者多党轮流坐庄、恶性竞争的弊端。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及其和民主党派在根本利益、根本目标的一致性,决定了中国共产党能够自觉地接受民主党派的监督。另一方面,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核心地位不动摇,也避免了西方多党轮流坐庄,为了争取选民而盲目许诺、互相攀比、恶性竞争,开空头支票忽悠选民的弊端。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能够寻求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画出民心民愿的最大同心圆,广泛凝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能量。

  第四,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一种新型政党制度,通过制度化、程序化、规范化的安排集中各种意见和建议、推动决策科学化民主化,有效避免了旧式政党制度囿于阶级利益、阶层利益、党派利益、区域和集团利益决策施政导致社会撕裂的弊端。中国共产党充分发挥民主党派联系广泛的特点,通过民主协商,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和建议,加强了社会各种力量的合作协调,可以广泛达成决策和工作的最大共识,避免了西方党派和利益集团因为相互竞争甚至相互倾轧而导致族群分裂、社会内乱的弊端,避免了西方党派之间为了维护和争取自己的利益固执己见、排斥异己,互相攻击、否定对方政策,致使政策缺乏连贯性的弊端,以及只注重短期利益、没有长远规划的弊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坚持了参政与议政的统一,合作与监督的统一,切实保证了国家政策的连续性和长期性以及社会的团结和谐。

  总而言之,一个国家选择什么样的治理体系,是由这个国家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决定的,是由这个国家的人民决定的。我国今天的国家治理体系,是在我国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长期发展、渐进改进、内生性演化的结果。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坚持了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的统一,开拓了社会主义民主的新形式,是中国共产党对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大贡献,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和明显的制度优势,是西方多党制、两党制不可比拟的。中国共产党正是凭借着强大的向心力、凝聚力和战斗力,正是凭借着一届接着一届干的政策连续性,凭借着一个又一个立足实际的五年计划,正是凭借着强大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命、自我提高能力,在改革开放以后仅仅用32年的时间,国内生产总值就在2010年从世界第八位跃居世界第二位。也正是因为这种制度优势,我们能够实现“两个一百年”宏伟目标,创造人类历史发展的奇迹。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共产党最有理由自信。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坚定制度自信,强化党的全面领导,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不动摇。西方的多党制、两党制在中国没有政治基础、群众基础、文化基础,照搬照抄不但会使中国四分五裂,陷入混乱和动荡,而且会使中国成为西方国家的附庸,丧失民族复兴的机遇。我们必须警惕西方国家多党制、两党制的陷阱,绝不犯颠覆性错误。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部副主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编:马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