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综合新闻

月嫂刘旺莲:用“晃摇篮的手”触摸幸福

来源:太原晚报 作者:李涛 2018年03月12日 09:49
内容提要:从一个月只赚1000多元到月薪过万元,刘旺莲只用了6年。

刘旺莲抱着模具娃娃练习技能。

  从一个月只赚1000多元到月薪过万元,刘旺莲只用了6年。 2012年,清徐县徐沟镇南尹村的刘旺莲咬咬牙,决定出去闯一闯。逼着她下定决心的,是三个孩子成长的开销以及家里捉襟见肘的生活。那一年,她像所有初次外出打工的农村妇女一样,只背着一个包,几件换洗衣服,兜里揣几百块钱就出门了。短短几年,靠着勤劳肯干的一股韧劲,她从一名小时工,成为太原家政行业里小有名气的"高级月嫂",每个月的"档期"都被排满。她也品尝到了奋斗出来的幸福甘甜:家里翻新了房子、买了车,迎来了盼望已久的美好生活。她说:"我终于用'推动摇篮的手'触摸到了幸福,一定会坚持下去。"

  人总得有梦想

  “不出来,就赚不到钱”。这是刘旺莲最初离家找活的唯一理由。

  “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而且双方的老人都过世了,我们两个人要拉扯着三个孩子,还要想办法打工挣钱。”刘旺莲说,原本,她和爱人有着默契分工:她照顾孩子,他打工赚钱。后来,情况有了变化:大儿子出了车祸,小女儿生了一场大病,这些变数花掉了家里的积蓄,还借了不少外债。

  她一合计,自己干脆也出去打工,两个人挣得总比一个人多。再说,人总得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干点啥?她这样考虑:平时干惯了家里的大小家务,三个孩子也带出了经验,出去干家政,多少靠点谱。还有一点,村里有不少妇女在外干家政、做月嫂,找熟人介绍也方便些。2012年的9月份,经过老乡引荐,39岁的刘旺莲找到太原市区一个家政公司,成了一名“准家政员”。

  “我终于挣钱了”

  “说实话,那时的家政行业并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持证上岗,门槛不高。”刘旺莲坦言。

  她接的第一个单是做家政小时工,给人打扫家、洗衣服,每天50元。

  “家政这行,干的时间长挣得就多,所以别人总爱接一个月以上的那种大单。我不挑,啥也干,所以家政公司就把这活派给我了。”她清楚地记得,第一份工作干了十多天,雇主很满意,除去给公司的,自己挣了400元。

  “钱不多,但毕竟是第一笔收入,心里甭提多高兴了。”领到钱,她只给自己留了几十元,其余全给家里寄了回去。她知道,家人比自己更需要。

  就这样,一个零活接着一个零活,她在这个家政公司呆了小半年,直到2013年。

  那一年,全国的家政市场趋于规范,太原也不例外,从业人员需要提供一份国家统一要求的体检合格证明。 “你多大了?做月嫂的?”“40岁,没做过。”有一天,她去到家政协会领体检表时,遇到了太原喜儿家政公司的总经理刘翔,双方一番对话,让刘旺莲找到了一个新的目标:做一名月嫂。

  一股“魔怔”劲儿

  “在月嫂这行,40岁的妇女算‘生力军’,因为她们有育儿经验,且年龄不大,累点能扛得住。”刘翔说:“我当时是去替员工领体检表,碰见刘旺莲随口一问,没想到她从没做过月嫂,当时挺吃惊的。”

  干完手头的最后一个活,刘旺莲辞职了。她对刘翔说:“我想去你那里,当月嫂。”

  “到我这儿干,先得拿证。”“好,我一定能考过。”接下来的40多天里,刘旺莲没接一个单,专心备考“全国母婴护理执业资格考试”。

  她只是初中毕业,突然要背会很多专业知识,挺吃力。

  她笃信“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用的也是“笨”办法,借来一摞复习资料,不去复印,而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抄,一边抄一边记,抄了半个月。

  为了多一些亲和力,她找来儿歌光碟,每天唱儿歌。

  她想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每天捧着一本书朗读,一天下来,累得不想再多说一句话。

  为了练技能,她给模具娃娃穿衣服、换尿布、喂奶、洗澡,一天到晚,手里总会抱着这个“孩子”。在别人看来,那时的刘旺莲有一股“魔怔”劲儿。 随后的执业资格考试中,技能90分、文化89分,她如愿以偿高分通过。拿到全国母婴护理执业资格证的那一刻,刘旺莲激动得想哭。

  对生活充满希望

  虽然从早忙到晚,但她乐此不疲。不接活时,也睡不踏实,每晚都要醒来三四回,她觉得这是月嫂的职业病。

  “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客户都遇到过了。”她说,曾遇到特别挑剔的客户:对孩子、产妇的体重增长有要求,一个月只能长1斤半,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有客户要求煮饭决不能超量,只能一碗一碗量着加水;孩子的洗澡水必须测温度,只能37℃,高了低了都不行;还有客户要求孩子尿了一次,就必须换尿不湿,不管孩子是在醒着还是睡着……2014年,是她最艰难的时候。家里的外债没还完,她一刻也不敢停,一口气接了三个大单,连续在雇主家干了六个月,一下子从100多斤瘦成80斤,整个人都脱相了。

  “我急用钱,你啥时候还啊?”“今天就发工资了,我下午回去就给你。”有一次,她刚和雇主结算完,下楼,就碰到了债主,辛苦几个月的工资全还了债,生活费也成了问题。

  “再难,我也能坚持。再挑剔,我也不能抱怨。”她说,她和雇主,不仅仅是单纯劳务关系,而是带着丰富的生命和情感走到每个家庭。洗衣服、做饭、照顾大人、照顾小孩儿,她尽职尽责。她记得自己照料过的每个孩子,许多宝妈都跟她成了朋友,微信上还经常发孩子照片给她。

  如今,她一步一个脚印,从普通保姆逐渐成长为高级母婴护理员,知名度越来越高,有着接不完的单,收入也跟着成倍增长。但面对肯定和荣誉,她的头脑非常清醒:“服务行业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还差得远!” 对于未来,她充满了希望:月嫂这个活儿看似简单,却无止镜,有学不完的技术和学问,下一步打算先考取营养师资格证,再自己开一个家政公司,让生活更美好。

(责编:闻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