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综合新闻

一个叫亮亮的工人

太重煤机有限公司液压润滑分公司 洛亮亮

来源:太原日报 2018年03月03日 13:55

  点评嘉宾:著名作家、《映像》杂志执行主编 蒋殊

  亮亮的讲述让我想起我的父亲,我父亲也是一名车工,在太钢干了一辈子。小时候,我见过父亲车出的许多大大小小漂亮的塔、精美的酒杯,当时只觉得它们精美,并不知道车出一个小小的塔,需要高超的技艺。感谢亮亮,让我知道父亲为什么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工人,变得那么优秀和伟大。非常佩服你,能让一个铁疙瘩在手中开了花,尤其是你还是一名“80后”,真的特别优秀。你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当职业变成爱好,哪里还有什么艰难困苦?”我理解你工作过程中体验到的愉悦,那就好比我自己完成一篇满意的文章一样。你说“不想去当什么领导”,但是我希望你有好的待遇,能在热爱的车床前继续发挥你的智慧,给我们车出更多的惊喜。

  我有两个标签,第一个是“80后”,第二个是一名工人——太重煤机的一名技术工人。如果给这两个标签再加个定语,那就是在车床上干了19年的“80后”工人。19年来,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做最好的工人。

  记得从技校毕业、刚上班的时候,足球、篮球、羽毛球,听歌、唱歌、锣鼓表演,我样样擅长,唯独工作马马虎虎,虽然任务基本能完成,但是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是一次路边的偶遇,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2000年的一个普通早晨,我下夜班后在路边吃早点,邻桌一对母子引起我的注意:孩子哭闹着不想上学,母亲口干舌燥地说一通道理不管用,就大声呵斥孩子:“哭什么哭?再不好好学习,将来送你去工厂当工人!”这句话让我顿时心头一颤,孩子眼泪汪汪地看了我一眼,说实话,心里那叫不是一个滋味。工作的疲惫一扫而空,我异常清醒地想,当工人到底怎么了?咋就会被人看不起呢?记得小时候和爸爸看历史战争片,我们国家近代的屈辱史,不就是因为制造业太弱嘛,这制造业的兴盛也离不开工人的力量啊。那一刻,我下定决心:偏要把工人当出个样来,要做就做最好的工人,让所有人都尊敬的工人。

  从此,我的心中,好像亮起了一盏灯。

  那年冬天,单位要制作一批蜗杆。制作蜗杆,刀具是关键,车刀对车工来说就像医生手中的手术刀,俗话说:“三分手艺,七分刀具”,磨刀是我要过的第一关。原来有这个手艺的师傅已经退休,年轻人都认为,这个活儿我们干不了啦。我自告奋勇,把这“瓷器活”儿揽了回来。在上万平米的车间里,我双手拿着车刀,两眼紧盯砂轮机,憋住一口气,寻找每一次出手的最佳角度,砂轮机荡起的粉尘,烤得烫手的工具灯, PM2.5爆表的工作环境,我常常一干就是四个小时。有时猛一抬头才发现,整个液压车间里,又只剩我一个人了……不久后,我把大家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干成了!

  说实话,这次成功大大鼓舞了我要向技术的巅峰发起冲击的心劲儿。进厂之初,就听工厂的老师傅们说:“车工的最高境界是:一丝车三刀,刀刀见铁屑”。一根头发的直径,是十个丝,把一根头发丝直径的十分之一,再分成三等份,每一刀车出的铁屑,就是要细到这个程度,大家能想象的到吗?在很多年前,这是连仪器都难以测量的精度、准度,而工人们仅凭肉眼和经验,就可以精准把握。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过人的天赋,但我知道勤能补拙的道理。周末好友聚会的时候、节日家人团聚的时候,下班后工友们离开的时候,我都会一个人在车间里反复练习。最终,我抵达了“一丝车三刀,刀刀见铁屑”的境界,凭借这一绝活,我获得了山西省职业技能大赛的冠军。之后的“导向套技术改造”,又获得了国家专利。

  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周围一切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2008年,单位设备更新换代,手动的普通车床换成了数控机床,厂里要培养一批懂得数控技术的人才。时代变,我必须也要变。于是,培训的课堂里,多了我的身影。但一听课,我就傻了,什么叫天书,我是领教了,看着别人学有所得的样子,我真的快急疯了。从此,一个人的车间,变成了一个人的课堂。课前我借来数控书籍,比大家早学一步;课后,我练操作,从网上找出能找到的所有仿真软件,练习编程。电脑前,我抱着书本入睡的夜晚,不知道度过多少个。最终,我以满分的优异成绩结业。摸着崭新的数控机床,按着似曾相识的键盘,我太激动了:我编好程序,就可以让一块钢铁马上变成我想要的样子。当职业变成爱好,哪里还有什么艰难困苦?数控车床制作的每一个零件,在我眼里不再是冷冰冰的铁疙瘩,而是倾注自己心血培育出的“孩子”。

  如今的我,拥有自己的创新工作室,先后获得“太重集团高技能领军人才”“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最美青工”等荣誉。好多工友在我耳边说:“亮亮,19年了你还没有干够?以你这水平,怎么也当个车间主任,最次也是个调度员,不久省的你天天爬在车床上了?”但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人人都去当领导,个个都坐办公室,那这个车间的工作,谁来干?这个厂子的效益,谁来创造?这个国家的制造业,谁来推动?

  我热爱我的工作,我热爱我的机床,我热爱我的同事,我叫亮亮,做最好的工人,让我快乐,让我内心充满光明!

  弓凤飞整理

(责编:张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