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特别关注

当“莲花落”遇上90后

太原市歌舞杂技团 王名乐

来源:太原日报 2018年02月24日 09:44
内容提要:梦想比金钱更重要。传统艺术文化“莲花落”遇到了90后,是新时代的幸运。“一定能行”“一定可以”,这是新时代的幸运词。

  点评嘉宾:中国青年报社党委书记、社长、总编辑 张坤

  你的两句话很让我感动,一句是初心和梦想像潮水一样涌入我的胸膛,另外一句是梦想比金钱更重要。与其说90后幸运地遇到了曹老师为代表的老一代“莲花落”艺术家,也可以说“莲花落”作为传统艺术文化幸运地遇到了90后。这是新时代的幸运。“一定能行”“一定可以”,这是新时代的幸运词。

  刚才大屏幕上播放的这段是咱们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太原人的好声音——太原莲花落,表演的老者是我的恩师,这门艺术的创始人曹强先生,我现在是这门艺术的代表性传承人。我想接下来您也许会问,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种选择?因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几乎都是小众的。这就得从我和师傅的结缘说起。

  打小,家人都说我属麻雀的,从早到晚嘴不闲着。也因为喜欢说,小时候对曲艺就特别感兴趣,从父亲口中得知了太原莲花落。抱着好奇的心态买了很多曹强先生莲花落的VCD,而且是越看越喜欢,不仅跟着学,还跟着练,如痴如醉。尤其是在2008年,在朋友的引荐下有幸登门拜访了曹强先生,初会时的激动直到今日仍历历在目。

  在得知曹强先生已古稀之年,传承却后继乏人时,我问先生:“这是为什么?”先生答:“没‘钱’途,这个‘钱’是带双引号的。”一是花钱的“钱”,二是前途的“前”。当时的我只有15岁,也许并不能真正体会这两个“钱”的意思,所以在曹强先生说完后,斩钉截铁地跟先生说:“我要学。”之后,我每周去先生家两次。在狭小的房间里,老师一招一式、一字一句地传授我,回想起来那段时光无比珍贵和幸福。

  白驹过隙,转眼大学毕业,也来到现实和梦想的交汇处,我虔诚地彷徨在二者之间,还没来得及作出抉择,却已把大部分精力拿去挣钱,开了家婚庆公司,买卖也确实干得不错,一年之间先后开了四五家分店。忙碌的日子,日益增长的存款,似乎应该是小有成就,但静下来心里却总觉得空荡荡的。无意中打开手机,翻到和先生的合影时,才想起来,已经半年多没见先生了。

  第二天赶紧去了先生家,本以为要狠狠地挨顿骂,可先生还是固有的沉稳。寒暄了许久,最后甚至已尴尬到无话可谈,就在我觉得不好意思,准备起身告辞时,先生突然开口了:“如果莲花落能有人继承,我死也瞑目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不知所措。抬头看先生,发现先生掉泪了。这滴泪像箭一样,瞬间刺穿了我的胸口,当年的信誓旦旦如潮水般涌入我的胸膛,也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钱越来越多的我为什么还不快乐。没有多想,我答道:“先生,买卖我关了,莲花落我继承。”大家可能觉得,这个决定有些草率。但当时的我就是这么想的,虽然家人极力反对,但最终我还是关掉了买卖,开始真正拜师学艺。

  2013年11月26日,我和其他8位师兄正式拜入曹强先生门内,对恩师的祝福和誓言交织在一起,我们弟子9人磕一个头喊一声“师父师娘健健康康”,又磕一个头喊一声“师父师娘硬硬朗朗”,再磕一个头喊一声“师父师娘莲花落由我们继承弘扬”。从那天起,我们肩上多了一份使命和责任。眼看着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可事与愿违,2014年2月25日,在收徒后仅仅过去92天,恩师走了。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不知所措,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我能承担起这份重担么?犹豫,踌躇,日子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混混沌沌中,一次去看望师娘,走进师父的书房,看到恩师的照片,曾经的点滴又回到我的眼前,我扑通一声跪在遗像前,泪流满面。我说:“师父,您走了,莲花落怎么办?我怎么办?担子太沉我担不起。”师父的面容还是依旧的慈祥,仿佛在说:“孩子我相信你,你一定能行。”此时脑海里突然想起了那次对话,想起了拜师的誓言,这份使命,我应当承担,这门艺术不能失传,所以今天才有了站在大家面前的我。能不能最终将太原莲花落这门艺术传承下去,我现在不敢说,但我敢说的是在我这一代要让莲花落重新盛开。食品街的懿曲社您去过吗?那里天天晚上都有莲花落的演出,不少观众不仅成了固定粉丝,他们还带去了新的观众。新道街小学的莲花落班您了解吗?那里越来越多的孩子喜欢上了莲花落,而我在这个讲台上一站就是7年。莲花落的历史您追溯过吗?曹强先生60年来创作的莲花落作品,已由我们师兄弟集结成书。今年9月份当我得知自己被确立为莲花落传承人后,我更是惶恐至极,这无形中又多了一把锁,将莲花落与我的生命紧紧相连。最后我想说,郭德纲的德云社能火,有王名乐的懿曲社也一样能火。张慧整理

(责编:王春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