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新闻纵横

【新春走基层·在岗位上】杨连第大桥上的“秋千哥”空中守护旅客回家路

来源:央视网 2018年02月19日 15:08

  央视网消息:杨连第大桥位于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桥梁距离地面47米,是陇海铁路线上最高的桥梁,也是车次最繁忙的一段线路。春运期间,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趟列车从桥上经过。为了保障春运行车安全,大桥的养护由每月一次变成了每周一次。而养护这陇海铁路第一高桥的人,被称为“秋千哥”。

  安全绳栓住一块3米长木板,悬挂桥底,36岁的李玉斌坐在木板上进行除锈作业,秋千哥的名字因此而得。

  高空作业,像我们这样没经过培训的人是绝不允许体验的。在不影响李玉斌作业的前提下,我们在他的安全帽上安装了摄像头,记录他除锈作业中遇到的困难。

  中铁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杨连第桥隧工区李玉斌:“这个作业手臂要不停地使力,有时候全靠两条腿,然后靠腰部的力量对身体进行一个稳定。刚才晃了一下,自己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手臂用力比较大,然后架子的晃动是比较厉害的。但是用力小的话,你手臂上没有力,是刮不下来的。”

  中铁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杨连第桥隧工区李玉斌杨连第大桥最早修建于1923年,桥体由钢架构成,一些部位容易生锈,如果生锈严重,将会锈穿桥体,影响桥梁安全,所以李玉斌进行的除锈作业非常重要。

  中铁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杨连第桥隧工区李玉斌:“因为在这个上面不好使力,这个平时在上面几分钟就干了的活,但是在这里,也许要用成倍的时间去完成。半个小时的作业,胳膊已经感觉没力气了,现在头上都在冒着汗。”

  在高空中,最难的是变换干活的姿势和位置。平地上移动三米可能只需要几秒钟,但在空中,李玉斌从木板的一端到另外一端,用了近两分钟的时间。

  在高空中的每一次晃动,即使已经有了10年的工作经验,即使知道保护措施很稳妥,但干过这份工作的人都明白,这种恐惧难以克服。

  中国铁路郑州局洛阳工务段杨连第桥隧工区工人徐建新:“架子系不好它会滑下去一点,往下一坐心里就会吓一跳,现在我每次上电梯都会有阴影。”

  每次作业必须要赶在没有火车通行的天窗点完成,一个多小时后,李玉斌回到桥面。温度只有零下7摄氏度左右,李玉斌却只穿了一件薄棉衣。

  中国铁路郑州局洛阳工务段杨连第桥隧工区工长李玉斌:“头上都是湿的,干这个工作还是不能穿过于厚,过于厚主要是上下不方便。”

  回到工区,李玉斌还要立刻打上一盆热水,反复搓洗鼻子。

  中国铁路郑州局洛阳工务段杨连第桥隧工区工长李玉斌:“鼻子里面都是黑的,戴口罩在上面不方便,因为有时候叫人干啥的,戴口罩叫不清楚。”

  如今工区里只有李玉斌一个80后,其他工友都在45岁以上,所以像高空作业这样的危险活儿,李玉斌都揽了下来。

  李玉斌是工区里成长起来的新生力量,也是家里铁路工作的第三代接班人,他的父亲和爷爷都是从杨连第大桥上退休的。每天工作结束后,李玉斌会给父亲打一个电话。这是父亲给他定下的规矩。

  吃没吃饭,穿没穿暖,闲话家常,只有自己的工作性质到底是啥样的,李玉斌从没跟老人说过。

  因为春运检修,李玉斌有20多天没有回家了。第二天,他正在隧道打冰,却不知道父母因为惦记他,从十公里外的家中带着饭菜来到了工区。

  一个从来不说,一个装不知道,这是父子间的秘密;而每天一个电话,是他们让彼此安心的约定。

  在铁路上工作了大半辈子,李长贵怎会不知道这份工作的危险,只是从他父亲守隧道那时就传下了一句话。

  李玉斌的父亲李长贵:“我父亲给我交代了,孩子把工作干好,行行里面出状元,只要奉献。”

  中国铁路郑州局洛阳工务段杨连第桥隧工区工长李玉斌:“从爷爷到父亲到我,也许到我的子女,一种传承下来的东西。我想的就是以自己的能力把这个桥守护的更好,确保所有的列车安全通过。”

(责编:马腾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