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综合新闻

怀拥明日春熙

特邀演讲者张一凡讲述“拥有爱、传递爱”

来源:太原日报 作者: 弓凤飞 2018年01月17日 11:13

  图片说明:特邀嘉宾张一凡。米国伟 摄

  “我7岁时被确诊为DMD (杜氏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当时医生告诉爸妈,我最多只能活到18岁。”1月16日上午,22岁的张一凡作为特邀演讲者现身“时代新人说”演讲复赛第六场的舞台,黑色外套搭配红色围巾,侧边镶着白条纹的黑色运动裤,红黑相间的运动鞋,一身打扮让坐在轮椅上的他看上去精神十足。

  “我是一名DMD绝症患者,也是一位乐观青年。”就像磁铁的南极、北极一样,张一凡的叙述内容听上去并不相容,恰恰是这种“落差”深深地吸引了在场每一位观众,观众席静谧得只剩下呼吸的声音,视线都聚到舞台中央的同一点。

  DMD与渐冻症同属一类,目前在全世界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疗方法,绝大多数患者在20岁左右会因呼吸衰竭而离开人世。张一凡的父母不甘心轻易放弃,从他7岁起,一家人踏上漫长的求医之路,他们无数次地往返于祖国的大江南北,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国。

  相比旅途的辛劳,让张一凡难以忍受的是,治疗过程中承受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吃中药以麻袋计算;连续3个月的针灸治疗,每天都要扎好几十针,十几厘米长的银针穿过皮肤的痛,是鲜有人体验过的“痛不欲生”之痛。比生理上的痛苦更致命的,还有精神上的折磨。

  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于张一凡的经历来说,一点儿都不夸张。他11岁时失去行走能力,活在轮椅上的他有时好几个月不出一次家门。同龄人在阳光下自由奔跑、尽情玩乐的时候,他孤独地待在沉闷的家里,默默等死。

  “面对很快就要结束的生命,我根本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我自暴自弃,抱怨命运的不公。”“噩耗接踵而来,病友——最好的兄弟峰峰,离开了人世,年仅18岁。他的离去,让我彻底坠入绝望深渊,似乎死神已经近在咫尺。”无数个不眠之夜,张一凡曾经想到过死,甚至开始计划如何自杀。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犹如黑暗中的一束光,《孝经》中的两句话点亮了他生的勇气:“就算为了爸妈,我也得好好地活下去,去立身行道,去做出一番事业,而且还要活得精彩。”

  “勿念昨日冬意,怀拥明日春熙。”这是张一凡写下的两句小诗。有了光明的转念,他成为了《孝经》课堂的义工,一干就是3年。“许多DMD病友们,一如曾经的我,过着没有希望的生活,我要帮他们摆脱阴霾。”奋斗的方向和理想一旦成形,他创办了微信公众号“一凡无用堂”,希望通过文章,向病友和更多需要的人,传递心中爱的力量。

  “非常庆幸,我能生长在这样一个国泰民安、社会和谐的新时代。”张一凡说,“担复兴大任,做时代新人”的号召,使他深切地感受到,抱病残之躯,也可以勇做时代新人。他要成为一名励志演说家,不断前往更大的舞台,把乐观、自强的信念传播出去,激励更多的病友,让他们在精神上站立起来。

(责编:张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