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特别关注

援疆“亮剑三兄弟”

刘冰:戈壁滩上的一棵胡杨

来源:太原新闻网 2017年12月22日 10:14

  “戈壁滩上的胡杨,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103团抗战年代的‘亮剑精神’和屯垦戍边的‘胡杨精神’,激励我在人生道路上砥砺前行。103团的工作经历,将是我一生的财富!”

  他是六师优秀援疆干部,也是兵团优秀援疆干部,当地媒体上的“熟面孔”。他的名字叫刘冰。

  志在四方

  刘冰,面庞黝黑,目光沉稳,笑容谦和。四十出头的年龄,却颇有些“来头”。

  刘冰祖籍辽宁葫芦岛,早年参军,服役于原沈阳军区,以普通一兵身份考入军校,毕业后在基层部队带兵,当过排长、指导员。然后考研、读博,最后到清华大学读博士后。曾任共青团三门峡市委副书记,后任共青团太原市委副书记、市青联主席。2015年奉命援疆,任兵团第六师103团党委常委、副团长。

  记者认真“研究”过他的履历,从军队求学开始,学士、硕士、博士、博士后,环环相扣,一气呵成,全是无缝对接,没有一年虚度。

  从东北到首都,再到河南、山西到新疆,每一次“转场”都移步换形——扛过长枪、佩过短枪、进过学堂、地方从政、兵团援疆。没有志在四方的理想,岂能有独自走天涯的血性?

  这样的人生足够励志,单凭这一点,先让人高看一眼!

图片说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103团党委常委、副团长刘冰刘冰实地考察103团连队设施农业发展情况。

  团干情缘

  在六师援疆的“亮剑三兄弟”可谓各有背景:王剑来自太报集团,新闻援疆是“独门”;郭志强来自“龙投”公司,运作资本是长项;刘冰是资深团干,共青团和青联是他的坚强后盾。

  2015年9月,也就是刘冰到任后的两个月头上,103团迎来了共青团太原市委组织的青年企业家代表团。团市委与103团签署了共建协议,决定在团干培训、就业创业、互访交流等方面深入合作。

  在团省委和省青联支持下,103团团委与省政府金融办团委签订了“结对子”协议,金融办团委组织省金融青年联合会先后捐款6.5万元,资助当地百余名贫困学生。

  刘冰对记者说:“我的个人成长得益于持之以恒的学习,所以我希望在援疆本职工作之外,为这里的贫困学生尽一点心意。说到底,边疆建设的成效还是取决于本地人才的培养。几万元不算多,但代表着省城团干和团员青年的一份情意,代表着团组织对我这个援疆团干的坚定支持。请借贵报一角,问候家乡的广大共青团员!”

  在省、市教育部门支持下,刘冰促成了该团学校与太原六十二中结对,同时,103团小学与小店区晋阳街小学结对开展“手拉手”书信交流活动,成为“新疆百万中学生与内地中学生结对子”活动中的亮点之一。

  太原市实验小学、太原市外国语学校先后派出6批37名干部教师,到103团学校听课评课、示范讲座、指导教研。该团学校也派出干部、教师共5批64人次,到这两所援疆学校学习交流。

  由于刘冰的穿针引线,103团的教育援疆局面一新,共青团的各项活动风生水起。

  认门亲戚

  入疆的第二年,刘冰和103团二连的回族职工马存女结成了亲戚——援疆干部要在当地认一门亲戚,这是新疆自治区和兵团的要求。

  2016年11月,刘冰带着慰问品上门,向马存女宣讲党的民族政策,帮她谋划家庭发展。马存女的女儿很喜欢这个有学问的伯伯,经常向他请教学业,博士后和小学生无话不谈。几个月后,刘冰回家过春节,103团政工办负责统战工作的刘芳通过电话传来一个坏消息——马存女住院了。刘冰马上要求刘芳把“亲戚”的照片发过来,一看,他懵了,照片上的马存女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紧闭双眼,插着鼻管,人也明显脱了形。

  短短几天,咋就这样了呢?原来马存女患的是急性脑膜炎,从团医院经师医院一直转到乌鲁木齐,期间多次昏迷,已下了病危通知。这个春节,刘冰寝食难安,假期没有结束,就提前返回团部。更坏的消息在此等他:马存女已经去世,他连续发出的两笔慰问金都没有比过死神的速度。同事怕他难过,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他这个“亲属”。

  亲戚没了,团里建议他再认一个,刘冰的回答很干脆:我是跟一家结亲戚,不是跟一人结亲戚,马存女不在了,她爱人还在、孩子还在,这家人永远是我的亲戚。

  一席话,感动了很多人。都说刘副团长不光有文化,还有情有意。前些天,马存女的爱人马友军打工回来,刘冰专门请他吃饭聊天,劝慰有加。

  刘冰说,援疆干部带来的不能只是资金和项目,最重要的是情意。太原团市委的交流团到了103团,刘冰首先带着“娘家人”到各连队,慰问贫困职工,关心他们的子女和老人。

  男儿有泪

  入疆工作后,刘冰不知从什么时候养成了一个“坏习惯”,每天晚饭后都去办公室加班,而且出门时从不关灯。久而久之,同事们觉得蹊跷,问他,他总是默然。后来接触多了,刘冰才吐了实话:“晚上亮着灯,回来后感觉家里有人,有回家的感觉!”

  今年8月14日,七旬的父母带着刘冰的一双女儿——大的七岁、小的三岁,从万里之外的东北老家来看望他。但这一天,刘冰必须赶回太原——迎泽区、万柏林区与103团的“结对子”到了关键当口。

  太原是他日思夜想的地方,但这一次,刘冰的脚步格外沉重。

  父母和孩子在新疆住了一个月,刘冰没有拿出一天陪他们:中国核工业集团总投资8.9亿元的光伏项目事关103团长远发展,不容失误;团医院的援建工程等急需资金,这是民生项目,不容拖延。

  工作都是“刚需”,有“弹性”的只有亲情。9月14日,父母带女儿回太原。看着年迈的父母弓着背、拉着沉重的行李箱、牵着孩子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地进站时,刘冰终于失控,瞬间泪崩。

  军人出身的父亲,转回头来看着儿子,说了一句话:“你不用操心,我和你妈身体还可以,一定帮你带好两个孩子。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回去吧!”

  “我入疆刚一个月,大女儿玩耍时骨折,送到北京做手术,我没回去!再一个月,老岳父查出癌症,化疗,我没回去!又两个月,媳妇也动了大手术,还是没回去!”

  “你知道是多大的手术吗?”我没有回答。知道他不是在问我。他是在问自己:这事说还是不说?

  最终他说了。2015年9月,岳父在吉林接受直肠癌手术,刘冰的爱人带孩子赶去照料,半个月后返回太原。当晚在火车上腹痛如针扎,次日早上七点多到太原站时,已经连火车都下不来了。120上站台接人,直接送到二六四医院。检查结果是宫外孕,腹腔大量积血,必须马上手术。现场没有家属,大夫拨通了电话,刘冰“口头签字”。4个小时后,妻子脱离危险,一侧输卵管被切除。

  “再耽误几个小时,我可能就没媳妇了!”刘冰眼圈红红的,夺过记者手中的半截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时不我待

  六师14个团场,103团是“亮剑部队”——八路军七七一团的直系嫡传,这里有兵团第一位知青烈士周春山的墓地,有唯一的知青纪念馆。因为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被称为“天山下的乌兰牧骑”。刘冰到这里后,协调太原市总工会对口援助103团工会18万元。目前,市总工会的援助累计达60余万元。

  103团是农业部命名的“中国甜瓜之乡”,“金皇后”甜瓜是新疆农业的骄傲。但近年来,由于单纯依靠批发商,销售出现了不稳定。前任援疆干部和刘冰“接力”,把“金皇后”送进了太原美特好超市,年销售近200吨。他还多方协助筹建103团甜瓜电商销售平台,让“金皇后”走进了互联网。

  103团是进入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最便捷的天然通道,刘冰与团领导设法筹集资金400万元,完善了旅游设施,“乌鲁木齐——103团原始沙漠旅游路线”因此成为“中国精品自驾游线路”和“中国百佳优秀自驾游宿营地”。

  103团到太原招商引资开推介会,太原市第二人民医院对口援助103团、省内企业组团来103团考察项目,都有他忙碌的身影……忙碌的刘冰很充实。“我的援疆即将期满,很多事情要抓紧落实!”他说。

《太原日报》2017年12月22日4版

《太原晚报》2017年12月22日10版

  总策划:宋立纲

  太原日报记者 宿晓健、张淑芳

  太原晚报记者 杨进、乔傲龙、冯海

  准噶尔时报记者 多明忠撰文/摄影

(责编:闻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