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综合新闻

让每个孩子挺起胸膛朝前走

——记太原市盲人学校副校长赵谨

来源:太原晚报 2017年12月12日 11:27

  他是一名教育工作者,用辛勤和耐心为学生点亮一盏盏知识明灯。不同的是,在他面前的学生,能听能说能写,就是看不见,只能靠"手把手"口传心授。他从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校毕业后,成为我市从事盲人教育的第一位"科班"出身的特教老师。28年来,他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具备一技之长的盲人学生,让他们能够自食其力、实现自我价值。他就是太原市盲人学校的副校长赵谨。在赵老师看来,让每一个孩子自信而快乐,让他们过上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是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事业。

  28载当学生“眼睛”

  “我1989年从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校毕业后直接分配到了这所学校当老师,这一干就是28年,刚来时,只有我是特殊教育‘科班’出身,所以一开始就教的是初中语文和数学两门课。”赵谨说,普通教育与特殊教育是有差异的,盲校教师面对的是视力有障碍的学生群体,这里的孩子有些眼睛完全看不见,有些只有略微的视力,给他们上课肯定不能像教普通孩子那样,其中的教学难度可想而知。

  一边说,他一边拿出笔和纸,为记者举了个例子。只见他在白纸上画了几个圆点,又写了“爸爸”两个字。“瞧,盲文要靠6个小圆点去表达意思,一个方格里最多6个点,小圆点的数量和排列变化,代表着不同的文字和符号。这几个排列的小圆点就代表‘ba’的发音。”赵谨说,学生写字时用的是盲文写字板,利用尖头的盲文笔扎点,可以在盲文纸上留下一个个凹点。阅读时,再把纸翻面,这样扎进去的凹点就成了凸点,再用手去摸凸起的点位,但这样一来扎写和摸读的点位就完全相反了,对初学的盲孩子们是有难度的。

  相比语文,盲童学习数学更是难上加难。赵谨告诉记者,初中数学里有三角函数、有复杂的数学计算式,对盲童学生来说非常抽象,授课更要付出数倍的耐心。

  “他们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对声音的感受能力很强。”为了解决学生看不到字形不能望文生义的难题,他上课时都是用抑扬顿挫的语气来讲述,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孩子们感受到他的热情,更好地用心去学习。当孩子回答正确之后,他都会对每个孩子给与鼓励。

  从教师到“心灵导师”

  “在盲孩子的世界里,触摸东西都是从左到右,但是写字时却是从右往左,盲孩子的思维经常与正常人的思维有很大的差异,所以我们之间需要很多的沟通来培养感情。”赵谨说,刚到学校工作时,由于自己接受过专业学习,所以在授课之余,还要与其他教师开展专业知识的交流,这样就形成了“老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学生与老师”积极互动的学习模式。

  “我们不仅要讲课,还要摸清每个学生在学习、生活、内心思维等方面的困扰,帮助他们适应社会生活,对他们进行心理抚慰和疏导。”赵谨系统学习过“盲童心理学”,他清楚,盲童的内心比常人更敏感,好奇心也更强。

  他说,在普通学校里,老师的成就感往往来自学生成绩的提升,而在盲校,学生、老师乃至家长的付出需要更多,却不一定都有显著的成绩,可以说是“十分耕耘、一分收获”。但学生只要有点滴进步,老师就会感到巨大的喜悦。在盲校,老师永远都在鼓励学生。

  让每个孩子挺起胸膛

  “见了新客人该怎么打招呼?见到年龄大的顾客该说啥?见到情绪不好的顾客该咋办?这些都是需要我们教会他们的基本知识。”赵谨说,盲生毕业后开间盲人按摩店,是很多学生的想法。作为老师,除了课本知识,还能教什么?基于这样的想法,2013年,赵谨虽然从课堂走上了管理岗位,但仍兼任着该校初中《思想品德》以及职高《职业道德修养》的授课任务,在课堂上,他一遍遍向学生们传授为人处世的一些细节。他说,说白了,就是不想让学生们到社会上被欺负。

  在学校,大部分学生都是一年级入校后,要一直读完职高才毕业,12年都要在校园里度过。所以,赵谨在授课之余,考虑更多的是如何让学生们吃好、住好。

  他说,现在很多学生都有手机、小音箱,没事时会在宿舍听广播,学校对此挺赞成,因为这可以让学生多一个渠道了解世界。为了方便学生,又为了安全,赵谨多方联系,为每名学生的床头都安装了一个安全式充电口,充电口是USB插口设计,无论怎么摸也不会触电。还在每个床头安装了紧急呼叫系统,如果学生身体不适,一按按钮,值班室的老师马上就能赶过来。

  赵谨说,“办好特殊教育”是十九大对特殊教育提出的明确要求,作为一名特教工作者,要更加勤奋地工作,让每一个孩子都挺起胸膛朝前走,为孩子打好文化基础,让孩子掌握一技之长,自食其力,让他们走出校门后都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这就是新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

  李涛 文/摄

(责编:张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