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万花筒

自助餐品牌金钱豹 在北京上海进入歇业状态

来源:澎湃新闻 2017年07月06日 11:08

  曾经颇具知名度的自助餐品牌金钱豹,在北京、上海的最后几家门店也进入歇业状态。

  7月5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来到金钱豹集团总部所在地——上海金钱豹大酒店。铭牌显示,该酒店1楼为国际美食百汇(即金钱豹自助餐),3、5、6、8曾则为金钱豹宴会厅。澎湃新闻记者发现,该门店自助餐区已于6月18日停业,宴会厅区正常运营。

  在金钱豹集团总部7层,目前仅有少数被欠薪的行政办公人员在值守,但对上门要求退款的消费者,以及追讨货款的供应商,他们则是一问三不知。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金钱豹多名工作人员提到,该公司内部存在管理混乱,部分分店领导涉嫌“腐败”,再加上前任领导激进推广“预付卡”,导致了今日的困局。

  金钱豹全国各店开闭店时间表。澎湃新闻记者李皙寅摄

  上海两店欠薪已近1500万元

  下午三时许,澎湃新闻记者来到地图上标记的金钱豹总部——位于上海市延安西路的上海金钱豹大酒店。

  酒店前台立着公告称:“因公司内部工程维修,近日百汇(自助餐)暂停营业。”

  有现场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称,自助餐厅6月19日就暂停营业了,公司同时拖欠员工工资和供应商货款,导致“无米下锅”。

  刘先生是延安西路店日本料理案台的厨师,工作已近10年。他向澎湃新闻介绍,目前4、5月份工资均被拖欠,本月发薪日在即,恐怕也是希望渺茫。社保金也未如期缴纳,导致自己的社保账户被封号了。

  澎湃新闻在金钱豹大酒店的集团总部、国际美食百汇等办公区走访发现,不少员工目前处于“想走不敢走”的尴尬状态。

  金钱豹自助餐的行政人员边玩王者荣耀边说,已经被拖欠俩月工资,也不敢走,一走工资就彻底没戏了,只能守着。

  在大厅,还有从异地赶来讨薪的工作人员,但也只能无功而返。

  一位金钱豹延安西路店的工作人员称,自助餐店店长的工资也被拖欠,同样讨薪无门。

  据澎湃新闻了解到的情况,仅金钱豹在上海杨浦、延安西路两店的自助餐们的点,合计欠薪及经济补偿金已近1500万元。

北京翠微广场店现状。澎湃新闻记者郑朝渊摄

  突然关门,消费者申请退款难

  相比员工,消费者还面临着充值会员卡作废的风险。

  在延安西路的金钱豹集团一间办公室内,十余位消费者围着在本子上自发登记联系方式、卡号、余额。澎湃新闻走访发现,从大厅到自助餐公司办公区,再到集团办公区,到处都有写满消费者信息的登记表。

  一位消费者向澎湃新闻称,餐厅停业十分突然。6月初,她听闻其他金钱豹停业后曾来就餐,“那时候就有端倪,菜品已经不新鲜了,大周末的人还特别少,但没人说会停业”。

  在场消费者均表示,从始至终未接到金钱豹方面的闭店通知。澎湃新闻翻阅该登记本,约有近百人登记信息。

  不止上海。7月5日,澎湃新闻在北京翠微广场购物中心的金钱豹餐厅看到,该餐厅同样已经关门。商场张贴的公告称,其与金钱豹仅为租赁关系。金钱豹自行承担债务、风险。并留有上海市金钱豹总部的地址和电话,但电话并无人接听。

  在金钱豹总部的自助餐办公室内,澎湃新闻发现了一张涉及全国多个省份的消费者名录。

  名录上一位四川消费者称,去年9月曾和当地金钱豹达成协议,约定年底退款,但时至今日,打交道的员工都纷纷离职,没人联系她了。

  截至2017年5月,金钱豹所售预付卡内尚有1000余万元余额。

  与此同时,金钱豹对供应商欠款也比较严重。

  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称,金钱豹拖欠货款由来已久、愈演愈烈。最开始是隔月、后来是半年、而后是隔年3月份结清,自己公司现在也被拖欠款项数百万元。

  该供应商还称,上个月曾有北京地区供应商,带了十余人来到集团总部,说不还款就不走了。但即便如此,金钱豹方面并无人站出来给供应商以解释。

  在裁判文书网上,今年3月,上海斗品膳食品管理有限公司诉徐汇金钱豹国际美食,索求清偿贷款9万余元牛肉食品。

  北京翠微广场店现状。澎湃新闻记者郑朝渊摄

  谁的金钱豹

  眼下,无论是消费者、供应商,甚至是大部分员工,都无法联系到金钱豹高管。

  “现在一切稀里糊涂的。”一位工作人员还称,地方有关部门曾跟员工打过招呼,如果金钱豹集团公司有人出现,请第一时间告知。

  金钱豹餐饮品牌目前隶属于香港嘉年华国际控股有限公司(0996.HK)。

  据嘉年华国际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当年末,金钱豹全国共有13家门店,其中北京4家,上海4家,逾1100名员工。

  公开信息显示,袁昶平于1991年在台湾地区成立了第一家金钱豹KTV酒店。金钱豹于2003年登陆上海,进入大陆市场。金钱豹在全国的店面最多时达到了29家。

  2011年7月,金钱豹以15亿元的价格由欧洲私募基金安佰深接盘。时任金钱豹中国CEO的缪钦曾对外表示,预计到2015年,金钱豹将实现销售20亿元和50家门店的目标。

  然而,4年后,嘉年华国际以两折不到的价格,收购Nice Race management Limited99.99%股权,Nice Race主要从事金钱豹品牌运营。

  彼时,金钱豹餐厅已现颓势。

  嘉年华国际公告称,截至2013年底,金钱豹的营业额约9.57亿港元,除税前亏损约2.23亿港元,净负债约3.27亿港元;截至2014年底,金钱豹的营业额为7.14亿港元左右,除税前亏损约2.08亿港元,净负债约4.44亿港元。

  亦有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称,嘉年华收购金钱豹后,并无多少实际投入,也未优化金钱豹的管理现状,导致问题的进一步恶化。

  据嘉年华国际2016年报显示,餐饮业务全年收益为5.02亿港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逾100%。然而实际亏损0.82亿港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恶化逾60%,负债逾10亿港元。

  公告显示,上海金钱豹宴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皇郡国际(深圳)有限公司,均为环球嘉年华直接控股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上述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李飞。

  此外,李飞作为18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外15家金钱豹系列公司高管,掌控全国各家金钱豹地方分店。

  2017年2月,曾于2004年至2012年担任金钱豹CEO的蔡充,成为嘉年华国际的执行董事。

  7月5日,澎湃新闻曾数次致电其手机,均为关机状态。

  多位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称,在6月19日,自助餐服务歇业前,部分集团高管就陆续消失。

  “收银员一个月薪水2400元,结果LV包能买好几个”

  对于金钱豹当前的混乱状态,金钱豹某门店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提到,金钱豹管理混乱,“有的店私吞现金流,还让盈利的单店拿盈利去弥补。”

  “收银员一个月薪水2400元,结果LV包能买好几个。”该门店负责人称,有的门店收银人员私下办理金钱豹的优惠充值卡,可以拿现金套现,每笔消费就能赚取动辄10-20%的差额。此外,更有些门店自助餐负责人直接把控门店营业流水隐瞒少报,中饱私囊。上行下效,有的门店工作人员,消极工作,导致各店经营困难。

  一位在金钱豹国际美食工作的相关人员对澎湃新闻称,公司内部管理混乱,此前曾有高管在离职前夕,还为自己开取动辄10万元的奖金。

  另有工作人员称,上一任老板激进地推广预付卡,而后携款跑回青岛。导致现在自助餐顾客都刷预付卡消费,造成现金流难以为继。

  金钱豹延安西路店婚宴业务负责人称,婚宴、宴会实际上是金钱豹仅存的利润奶牛,然而每年营收的大部分都被迫上缴,用以补贴全国其他各店的亏损,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员工工作积极性。

  该负责人称,金钱豹婚宴、宴会的工作目前照常运营,未被金钱豹自助餐厅所困,“如果有订单,我现在照样敢接,也能接,我们是两家独立的公司。”他们正在与金钱豹集团商量,尝试由目前管理团队的38人携手签订合同,展开为期一年的“盈亏自负”组团经营金钱豹婚宴、宴会项目,承担手下160名员工的工资,以便保留下金钱豹婚宴的品牌。

  北京翠微广场店现状。澎湃新闻记者郑朝渊摄

  衰退的自助餐

  金钱豹光环褪去的背后,是自助餐行业面临的集体困境。

  极光资本投资经理杨默涵对澎湃新闻称,在消费转型升级的背景下,传统自助餐对于消费者的吸引力日渐衰减,其落寞或有缺乏转型较慢的原因。

  杨默涵还称,餐饮行业本身现金流动性较好,收账速度很快,但投资单店成本相对较大,像精品餐厅,一般需要三年才能收回成本。若提前收取预付款,进而挪作他用,转为开店扩张、那一旦盈利能力受阻,很容易造成现金流周转困难。造成菜品、服务质量打折,进一步恶化盈利能力,造成恶性循环。

  从嘉年华国际公告来看,2016年公司餐饮业预收款项仅为2.3亿港元,不足2015年同期的一半。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学评价中心主任荆林波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称,餐饮市场进进出出很正常,餐饮可能一年要开10万家,就会倒闭七八万,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高端餐饮也一样会被淘汰。

  据社科院的统计数据显示,餐饮行业去年消费总额约3500亿元,高端餐饮占到了约1000亿,在这样一个体量之下,高端餐饮的增长率依然达到了年增长8%。

(责编:闻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