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新闻纵横

归来二十载仍是少年——写在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之际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2017年06月30日 10:18

  光明日报记者邓凯

  那场启幕于20年前6月30日午夜的简短仪式,一直被历史反复回味——

  公元1997年6月30日23时59分15秒,英国米字旗在英国国歌声中徐徐降落,护旗手将旗帜摘下,叠起,像历史书合上最后一页;23时59分58秒,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的指挥抬起双臂,挥动指挥棒,在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中,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香港,结束了156年5个月零4天的殖民统治,回归祖国。

  那一夜,香港大雨。一场酝酿了156年5个月零4天的大雨——

  时间上溯到公元1842年8月29日,烈日炎炎。一队清朝官员卑躬屈膝地登上停泊在南京江面的英国军舰“康华丽号”,在荷枪实弹的英国士兵环视下,在自己的土地上,签署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份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条约规定中国的香港岛割让给英国,“今大皇帝准将香港一岛给予大英国君主暨嗣后世袭主位者常远据守主掌,任便立法治理”。此前的1841年1月26日,英军即已登陆并占领香港岛。此后的1860年,中英签署《北京条约》,英国割占九龙半岛南端;再此后的1898年,清政府被迫签署《展拓香港界址专条》,新界被租给英国99年。南海明珠,怆然北望。诚如金庸先生在《香港赋》中所言:“城下成盟,割我香港,百余年来,国人痛心。”

  那一夜,大雨洗刷了中华民族的百年耻辱。香港政权交接仪式后,英国查尔斯王子携刚刚去职的末代港督彭定康,披着夜幕登上“不列颠尼亚号”皇家游轮,驶离香港,消失在茫茫大海中。起锚处,正是156年前第一任港督璞鼎查的登陆点。

  那一夜,大雨以追昔抚今的方式,开启了“东方之珠”的历史新页。

  “城上已吹新岁角,窗前犹点旧年灯。”在香港回归之前的1995年,美国《财富》杂志封面以“香港之死”为题,预言回归之后香港繁荣难再。耸人听闻的标题党,见怪不怪的有色镜,一时间领衔为西方部分舆论“唱衰”香港的急先锋。维多利亚港的波涛毫不理会,卷着雄辩的浪花,径自奔流。

  二十年弹指一挥。站在太平山上,看“世界三大夜景”之一的维多利亚港盛况,溢彩流光,美轮美奂,“香港之死”的谬论,懒得一驳。

  恰如国家主席习近平所指出,按照“一国两制”伟大构想,香港实现了和平回归,改变了历史上但凡收复失地都要大动干戈的所谓定势,这在古今中外都是很少见的。“20年来,‘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取得巨大成功”。

  香江传奇,精彩继续。

  确保“一国两制”不走样、不变形,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

  1974年5月25日,81岁的毛泽东在会见英国前首相希思时,对香港问题做过这样的表态:“都成历史了!你们剩下一个香港问题,我们现在也不谈。到时候怎么办,我们再商量吧。是年轻一代人的事情了!”一动不如一静。毛泽东自信下一代中国领导人必然能够找到妥善办法适时收回香港。

  历史把接力棒交到了邓小平手上。

  1982年,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撒切尔夫人谈香港问题时,坚定地表示,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对此中国没有回旋余地。“如果中国在1997年,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8年后还不把香港收回,任何一个中国领导人和政府都不能向中国人民交代,甚至也不能向世界人民交代。如果不收回,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

  1984年12月19日,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在附件一全文刊出了体现“一国两制”这一伟大构想的方针政策。正是这一被撒切尔夫人称为“天才性的构想”,开启了香港历史发展的新纪元,开启了当代中国乃至整个世界一种全新的国家治理实践。

  紫荆花开20年。“一国两制”成功践行20年。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主任张晓明说,20年来,中央管治香港,中央政府、内地各有关方面、香港特区处理香港事务,都是按照“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办事,都以“一国两制”作为总遵循。“香港回归后,已顺利纳入国家治理体系之中,中央政府对香港实行了有效管治”。

  回望20年,中央一直立足战略和全局高度,指导“一国两制”的伟大实践,对香港的大政方针一脉相承。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针对香港发展新情况,审时度势,稳妥应对,领导对港工作取得新突破、新进展、新成就,践行着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从更宏观的视角来说,“一国两制”作为一项伟大事业,已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部分,成为中央政府新时期治国理政的重要课题,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篇章。

  紫荆花开20年。祖国念兹在兹20年。每当香港特区遭遇重大困难,中央政府总是在第一时间伸出援助之手,祖国人民总是在第一时间挺起坚强后盾。

  香港回归不久,金融风暴席卷亚洲。1998年8月,国际金融大鳄狙击港币,联手操纵汇市、股市和期指市场,扰乱香港金融秩序,港股一泻千里,金融市场大幅波动。危急时刻,中央政府果断决策,郑重宣布:坚决支持特区维护联系汇率制度,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特区政府果断投入上千亿港元,打响惊心动魄的“金融保卫战”,国际炒家铩羽而归。

  谈起2003年的非典疫情,尽管14年过去,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的语气依然沉重:“每天看着死亡数字报上来,非常难过。”在这紧急时刻,祖国及时伸出援手,中央领导问他,香港需要什么帮助,他汇报说,医疗物资不足,“街上的口罩都不够,什么都用完了,糟糕得不得了,着急得不得了。”很快,中央政府倾尽全力,克服各种困难,向香港无偿提供药品和防护用具。短短几天,清单上的所有货物集中在深圳移交给特区政府。

  亚洲金融危机和非典疫情使香港经济遭受重创。在湾仔一家钟表行服务31年的黄兆佳,回忆当时的情形仍心有余悸:“店里常常空荡荡的,店员都比客人多……”很快,祖国送来支援,《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在香港回归祖国6周年之际签署,这份“大礼”,饱含着中央支持香港发展、维护繁荣稳定的关切和决心。更多的好消息接踵而至——内地居民赴港“个人游”、支持内地企业到港上市、批准香港银行在港办理人民币业务、推出“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金融市场互联互通机制,深化粤港区域合作……2017年3月,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纳入政府工作报告,“一带一路”建设、亚投行等国家重大发展规划也为香港预留了席位,“国家所需,香港所长”,香港与内地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的前景不可限量。

  祖国对香港的关怀是全方位的。当香港同胞在海外遭遇印度洋海啸、埃及车祸、所罗门骚乱等危难时刻,中央领导同志总是在第一时间指示有关部门全力以赴救助。

  2012年12月,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大召开后的一个多月,习近平在中南海会见了来京述职的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习近平明确表态:“大家都很关心中央领导集体实现新老交替后,中央对香港、澳门的方针政策会不会发生变化。今天,我想借此机会重申:中央贯彻落实‘一国两制’、严格按照基本法办事的方针不会变;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履行职责的决心不会变;支持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推进民主、促进和谐的政策也不会变。”三个“不会变”,向港澳各界传递了中央贯彻“一国两制”的坚强决心。

  近年来,香港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引起中央政府的高度关切。2014年6月10日,中央政府首次就香港问题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说:“白皮书全面阐述了‘一国两制’方针取得的巨大成就,明确提出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概念,起到了激浊扬清、正本清源的作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8·31决定’,确定了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制度的核心要素和程序规则,确保普选的正确方向;指导、支持香港特区依法处置非法‘占中’活动,维护了香港社会的法律秩序;201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主动解释基本法第104条,遏制、打击‘港独’势力,维护了基本法权威和香港法制。”

  见素抱朴,不忘初心。2015年12月,习近平在会见梁振英时强调,中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坚持两点:一是坚定不移,不会变、不动摇。二是全面准确,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

  “今天的香港,超出了20年前人们的期望”

  漫步夜晚的香港海滨,灯光幻彩,音乐律动,一场被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全球最大型灯光音乐汇演,诠释着“东方之珠”的由来。

  观察行人的神态,就能读懂一座城市的表情。午夜的铜锣湾,人流熙熙攘攘,独行或结伴,或怡然自洽,或笑声盈耳。咖啡沉稳的飘香,啤酒夸张的泡沫,与这座城市的浪漫舒适丝丝入扣。

  香港的宜居和浪漫,征服了世界上最浪漫的法兰西民族。法国驻港澳总领事馆的数据表明,近10年,在香港居住的法国人翻了一番,总数达到2.5万人,香港已成为全亚洲最大的法国社群聚居地。

  20年来,在中央力挺下,特区政府和700多万市民,同心开前路,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就,在“一国两制”的伟大实践中,写下灿烂的篇章:继续保持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地位;连续23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连续两年被瑞士洛桑管理学院评为最具竞争力地区;从1997年至2016年,香港本地生产总值年均实质增长3.2%;人均本地生产总值同期增长六成;财政储备增长98.5%,外汇储备增加3.16倍;失业率近几年一直保持在3.5%以下的低位,基本实现了全民就业;香港居民男女平均预期寿命达到81.3岁和87.3岁,双双位居全球前列;香港不仅仍是内地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资来源地和内地企业最大的境外融资中心,而且还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战略平台。

  1997年之前,被“香港已死”的恶毒预言所蛊惑煽动、纷纷移民海外的香港人,20年来又纷纷回流。香港特区护照的“含金量”越来越高,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给予香港特区护照持有人免签或落地签待遇;对香港前途不看好、纷纷撤离的资金,20年来又争先恐后地涌进香港。根据最新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香港目前是仅次于伦敦、纽约和新加坡的世界主要金融中心。世界最大的100家银行中,超过70家已进驻香港。

  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说:“1997年,我们的股市市值只有3.2万亿港元,内地改革开放给香港金融业提供了很大的发展机遇,没有国家的发展,也就没有我们今天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美国驻香港及澳门总领事唐伟康承认,“一国两制”在香港运作良好。英中贸易协会主席、怡和集团执行董事詹姆斯·沙逊勋爵日前表示:“今天的香港,超出了20年前人们的期望。”

  “香港正经历有史以来最民主的时代”

  香港特区政府在一份资料里这样写道:“如果说有一种可以定义香港人的意识形态,那一定就是法治。”

  回归后,《香港回归条例》一通过,原有的600多条法律除少数几条需要修改,都可过渡为特别行政区法律,香港的法律制度以最快速度被延续。

  回归后,香港居民所珍视的法治、自由、公正、廉洁等核心价值仍然广受尊崇。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6年至201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香港司法独立在全球实行普通法的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三,在亚洲排名第一。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香港“法治水平”一项的全球排名,从1996年的60多位大幅跃升到2015年的第11位。

  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说:“回归后,香港特区普通法制度、法治和司法独立,全部得以维持,基本法发挥了基石作用,给予市民极大的信心。”

  在港英时期,香港被称为“有自由没民主”。香港中联办法律部部长、清华大学法学院原院长王振民说:“在英国统治香港的156年时间里,香港总督由英国政府指派,港英政府高官也基本上由英国人担任,英国政府还向香港派驻政治顾问。1997年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完全由香港永久居民组成,中国政府不派任何内地人员到特区政府任职。香港享有的这些高度自治权是前所未有的,很多方面超过了联邦制国家之下各组成邦所能享有的自治权。”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说:“回归以前的绝大部分时间,港英政府从来不全力推行民主,相当一段时间香港的立法机构代表都是港督委任的,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对于管治更有利。而回归以后,从第一届特区立法会开始,议员都是由选举产生。”

  回归后,香港居民享有了前所未有的民主权利,行政长官和立法会选举制度的民主程度越来越高。在每5年一个轮回的选举周期内,香港至少举行5场大的选举,每一场选举都是依法有序进行。立法会地区直选议席从第一届占1/3的20席,增加至第三届的半数30席。立法会议席由60席增至70席;选举行政长官的选举委员会委员由800人增至1200人。2016年,220万名选民在立法会选举中投票,投票率58%,创下香港自1997年以来登记选民人数、投票人数和投票率最高纪录。

  “香港正经历有史以来最民主的时代。”香港最大的政团香港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说。

  20年来,在基本法框架下,港人对民主制度进行了充分探索,为日后民主政制的发展积累了宝贵经验。随着香港回归、基本法落实,港人真正实现了当家做主,这是香港民主制度的重大变化。

  “新一届特区政府的首要任务仍将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

  2016年,香港男性平均预期寿命达到81.3岁,女性达到87.3岁。香港成为全世界最长寿的地方之一。

  但香港仍然存在贫富差距较大、房价高的问题。行政长官梁振英介绍,2013年,特区政府以家庭平均月收入为标准,设立香港历史上第一条贫困线。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冠深评价说:“设定贫困线是政府首次以科学量化的方式检视社会贫困状况,引导政策制定和检查措施成效,体现政府解决贫困问题的坚定决心,值得肯定。”

  回归前,广大香港劳工一直缺乏退休保障。2000年,特区政府实施强制性公积金制度,为私营机构设定强制性供款计划,帮助雇员为退休生活储蓄。截至2016年底,强积金制度已覆盖270万人,总资产净值超过6400亿港元。

  回归以来,香港之所以一直保持高就业率,近5年来失业率保持在3.3%左右,基本实现全民就业,是因为特区政府通过立法程序,修订了劳工法例,制定带薪侍产假等措施;实施法定最低工资制度,不断提高雇员的收入,鼓励更多人投入到劳动力市场。

  解决房屋问题也是特区政府发力的方向。特区政府在2014年公布长远房屋策略,采取灵活变通和供应主导的策略,加快兴建公营房屋,多管齐下增加土地和房屋供应。梁振英说:“未来3年到4年,陆续落成的新房子,总量是9.6万套,比5年前增加了大约50%。”

  为保卫民众“舌尖上的安全”,特区政府采取“从农场到餐桌”的策略,检查食物供应链的每个环节,多年来,香港食品安全合格率保持在99%以上。

  在九龙启德发展区C区,两栋连体大楼——特区政府又一重大民生项目——香港儿童医院即将竣工。这是香港首家专门收治各区医院转介的疑难、罕见病症儿童的专科医院。亮黄的墙壁,卡通图案的墙纸,充满童趣和人性化风格。据设计和承建方中国建筑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明介绍,医院总投资130亿元,建成后可提供460个床位。

  特区政府宣布,未来10年将预留2000亿港元推动医院发展计划,兴建更多新医院并扩展医疗设施和服务,支持中医药的持续发展,兴建中医医院,加强中医药服务和研发。

  即将于7月1日就职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林郑月娥表示:“新一届特区政府的首要任务仍将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将在发展经济方面扮演更多的角色。”

  这是我的祖国,也是你的祖国

  1984年,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一位戴眼镜、着西装的香港年轻人,一曲《我的中国心》,让亿万国人在热泪盈眶的同时,记住了一个名字:张明敏。亿万国人的热泪,映照着同一颗祖国对香港盼归的心。

  32年后,有一首内地的著名歌曲,在香港引起共鸣,变成了“网红”。一位台湾女作家在香港大学作“一首歌,一个时代”的主题演讲。在互动环节时,她问听众:“你最早的启蒙歌曲是什么?”浸会大学副校长周伟立回答:《我的祖国》。女作家有些错愕,笑问:“真的?怎么唱,头一句是什么?”周伟立站起来,刚开口唱“一条大河波浪宽”,现场马上许多人接唱“风吹稻花香两岸……”接唱的人越来越多,变成了大合唱,有的人眼含泪花。这个视频让无数网友动容。不错,尽管这里的人们说着还不熟练的普通话,尽管这里的街道还保留着半中半英的地名,但这里,是我的祖国,也是你的祖国;这里,有我的荣光,也有你的荣光。

  大型驻港中资企业华润集团,主要负责香港副食品供应,被市民形象地誉为香港的“菜篮子”。据董事长傅育宁介绍,20年间,中央政府和内地省份风雨无阻,为香港运送“数量足、质量优、价格平”的食品。据统计,香港市场95%的活猪、100%的活牛、33%的活鸡、100%的河鲜产品、90%的蔬菜、70%以上的面粉由内地供应。不仅是食品,大亚湾核电站每年向香港供电量占全港电力总消耗的四分之一;东江水每年对港供水量占全港用水总需求量七至八成。

  1997年香港GDP相当于内地的18%以上,而现在只相当于3%左右。尽管香港在国家经济总量中占比逐渐下降,但它对国家的价值和意义始终重要,其特殊作用也随时代变化而不断产生新的内涵,这是2016年底的一组数据:

  ——香港仍是内地最大的外资来源地,内地累计批准港资项目近40万个,实际使用港资9147.9亿美元,港资占内地累计吸收境外投资总额的52.1%;

  ——香港是内地最大的境外融资平台,内地在港上市公司累计集资53431亿港元,香港累计发行离岸人民币债券逾7000亿元;

  ——香港是内地对外投资的首要目的地,内地对外直接投资1701.2亿美元,其中对香港直接投资862亿美元,占比50.7%;

  ——香港是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中心,香港银行体系人民币存款和存款证结余为6251亿元。

  …………

  香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说:“现在我们常说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但20年前香港只是一个区域性的金融中心。今天,它已真正进入到国际金融中心的行列。”

  香港也将在新的历史时期,为祖国作出新的贡献。正如行政长官梁振英在2017年施政报告中所言,香港未来经济发展的定位,就是做好“超级联系人”,在“一国两制”安排下,发挥好“一国”和“两制”的双重优势,在金融、投资、专业服务、贸易、物流、文化、创意、创新和科技等方面,发挥独特作用。

  “过去受惠于国家改革开放,香港能成为金融、航运、贸易和物流中心,未来‘一带一路’也将为香港的专业服务提供更大机遇。”林郑月娥说,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能够为“一带一路”项目进行资金融通,同时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项目,香港也可以提供风险管理和评估服务,这是香港的优势,也是香港可以作出的贡献。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更为香港与广东合作提供了新的机遇。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认为,粤港澳大湾区正迎来历史性的机遇,这里集聚了相当完整的高科技产业链,各城市的互补优势明显。如果能够很好地整合协同,就有机会形成新的全球竞争力,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香港回归祖国以后,在香港和深圳口岸,有一个特殊群体每天在来来往往,他们叫“跨境学童”,由最初数百人增至目前大约3万人。他们拥有香港户籍,住在深圳,每天经由各个口岸过境到香港上学。

  “六合同风,九州共贯。”春节派“利是”赏花车,端午赛龙舟吃粽子,中秋舞火龙吃月饼……这些传统的过节习俗,这些深藏在香港社会的中华文化基因,无论在回归前还是在回归后,都将香港和内地紧密联系在一起,将彼此的心连在一起——从大兴安岭火灾、华东水灾、云南地震、广东风灾等救灾捐赠活动,到“希望工程”“苗圃行动”“春蕾工程”等扶贫助学活动,再到“健康快车”“光明行动”“亮睛工程”等医治病患同胞行动,广大香港同胞无私捐助。霍英东、李嘉诚、蒙民伟、邵逸夫、李兆基,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几乎镌刻在全国各地的校园建筑上。四川汶川发生特大地震,香港同胞纷纷伸出援手,共投入100亿港元支援灾区重建。

  香港同胞与祖国人民血脉相连,香港的前途与祖国休戚与共。正如习近平所说,香港、澳门与祖国内地的命运始终紧密相连。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香港、澳门与祖国内地坚持优势互补、共同发展,需要港澳同胞与内地人民坚持守望相助、携手共进。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必须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维护中央权力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发挥祖国内地坚强后盾作用和提高港澳自身竞争力有机结合起来,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20年,实践充分证明,“一国两制”最符合国家利益、最符合香港情况、最有利于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是祖国内地和香港之间的“最大公约数”。

  尤为重要的是,“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提供了生动的实证。

  1925年夏,闻一多从美国留学归国。一下海轮,诗人难抑兴奋,将西服和领带扔进水中,急切地扑向祖国怀抱。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无边的黑暗和奇耻大辱……这是诗人旅美期间含着悲愤写下的著名爱国诗篇《七子之歌·香港》——

  我好比凤阙阶前守夜的黄豹,

  母亲呀,我身份虽微,地位险要。

  如今狞恶的海狮扑在我身上,

  啖着我的骨肉,咽着我的脂膏;

  母亲呀,我哭泣号啕,呼你不应。

  母亲呀,快让我躲入你的怀抱!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诗人已逝,沧海已成桑田。香港巨变,足以告慰诗心;但诗句永存,烛照历史,激励今人。

  正如提出“历史终结论”的弗朗西斯·福山,后来不得不修正自己的观点,提出“香港已死”的《财富》杂志,它的窘境却不得不靠其姊妹刊《时代》来收拾。《时代》在香港回归10周年之际,以25页的篇幅评估了香港的变化,否定了《财富》关于回归将令香港“死亡”的预言。它甚至有些阿谀地说:“香港明白,在这样一个幸运时刻成为中国的一部分真的是太走运了!此时此刻,中国内地正变得日益自由和开放,可以给予香港——这个混血的、有点外国风情的孩子可能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机会。的确,如果你才10岁,眼前却摆着整个世界,那是怎样一个境界?”

  而二十载归来,香港已成翩然美少年。

  《光明日报》( 2017年06月30日05版)

(责编:杨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