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山西新闻

感恩晋水 追念前贤

——刘大鹏先生《晋水图志》寻找记

来源:太原晚报 2017年06月15日 12:39

  王玉明文/图

  在6月10日第12个中国文化遗产日来临之际,山西近代文化名人刘大鹏先生编纂的《晋水图志》经太原晋祠博物馆编辑,由三晋出版社影印出版面世。《晋水图志》又名《晋水志》,是刘大鹏先生编纂的著名地方志,与他编纂的《晋祠志》齐名。1986年6月《晋祠志》出版时,附录中仅录入了《晋水志》书名。《晋祠志》点校者慕湘在出版序言中说:“然《晋水志》已佚,虽多方搜求不可得,暂阙。”1982年,太原市南郊区人民政府曾印发《关于征集编纂区地方志资料的通告》,向社会征集刘大鹏《晋水志》等资料,但直至1994年11月《太原市南郊区志》出版时,也未能征集到《晋水志》。

  《晋水志》一书还存世吗?在晋祠圣母殿南檐下所立《刘友凤先生碑铭》中有“乃创辑《晋水志》十有三卷”,说明确有其书稿。但为何看不到这部书呢?笔者生于赤桥,曾居住在古豫让桥畔,感恩于晋水的哺育,怀着对前辈先贤的崇敬之情,于十多年前开始寻找《晋水志》。

王玉明文/图

  数年多处寻觅,但收效甚微。心灰意冷之际,2013年初,笔者看到了张友椿先生《晋祠杂谈》一书,立刻茅塞顿开。张友椿先生1962年编纂该书,书中有《晋水志》相关介绍:“《晋水志》十三卷,刘大鹏编纂,大鹏事迹见本书《晋祠志》专条。晋水灌田三万余亩,其利甚广,可是考诸邑乘,没有详细的记载。大鹏里居密迩晋祠,平日见闻既切,又复留心考察,于清光绪三十三年着笔,编就是书,分订六册,每页二十行,行二十五字,手抄稿本。”“现藏赤桥刘宅,失掉首册。1936年伪南京全国经济委员会水利处征集各地水利专书时,曾照抄过这《晋水志》一部,大可访膳补全,以成完璧”。

  张友椿先生明确说明了1962年时《晋水志》存世情况。但1962年之后,历经“文革”浩劫,刘大鹏先生上千万字的诸多著作被毁失,《晋水志》会幸免于难吗?

  2013年7月,笔者拜访了张友椿先生的长子张明灼老人。据老人回忆,1936年伪南京全国经济委员会水利处向全国征集地方水利文献时,太原县安排县第一高等小学老师彭大鹏抄写了一部刘大鹏先生的《晋水志》,全国经济委员会水利处收到《晋水志》手抄稿后,还发给彭老师二十块大洋的抄写费。后来,彭参加抗日革命活动,壮烈牺牲。张明灼老人的话印证了张友椿先生书中所记确凿无疑。

王玉明文/图

  之后不久,笔者与赤桥村的梁计元先生拜访了晋源区人大常委会刘俊英副主任,刘主任酷爱地方历史文化研究,他手头恰巧有刘大鹏先生《晋水志》第一册(1~4卷)大部分内容的复印稿,该复印稿由赤桥村温洁先生提供,且温洁先生收藏着刘大鹏先生《晋水志》第一册(1~4卷)手稿。经刘主任同意,梁计元先生复印了刘主任收藏的《晋水志》第一册内容。后来,笔者与梁计元先生经过深入研究,发现了复印稿存在的一些具体问题。所幸梁计元先生与温洁先生熟悉,按约定时间,我们到温洁先生家,一起核对了刘大鹏先生《晋水志》第一册(1~4卷)手稿,所发现问题得到解决。大家达成共识:刘大鹏先生《晋水志》是一部非常重要的地方文献,应努力尽快由有关单位帮助出版。

  然而,《晋水志》共有六册,现在仅找到第一册(1~4卷),其他五册又在何处?刘大鹏先生原手稿已被毁,或许1936年彭大鹏老师的手抄稿还在?如果在,最大可能会在南京市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笔者嘱咐在上海上大学的女儿,由她托本宿舍同学假期回南京家里时,到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查找。女儿同学到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但因某些原因,未能进行查找。

  在联系出版《晋水志》过程中,笔者、梁计元先生和晋祠博物馆领导有数次接触。2015年5月,晋祠博物馆领导本着弘扬晋祠历史文化传统的责任感,积极支持《晋水志》的寻找和出版,并派工作人员赴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查找《晋水志》,遗憾的是,在向社会公开的档案中未能找到。多方寻找无获,留下深深遗憾。

  刘大鹏先生《晋水志》虽仅存一册,但这一册分外珍贵。

  《晋水志》成稿于1907年中秋节前夕,至今已110年。历经岁月沧桑,存世的这一册,由赤桥村温洁先生提供原著手稿本,在晋祠博物馆的大力支持下得以出版,实为一大幸事。今年是卢沟桥事件爆发80周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2周年,也是刘大鹏先生诞辰160周年、逝世75周年,《晋水志》的出版,极具价值和意义。

王玉明文/图

  《晋水志》就书稿本身而言,已属文物。山西省图书馆所收藏的刘大鹏先生多种著作手稿,均属线装善本。该书凝聚着其家族数代人的心血。他的父亲刘明亲自审核文稿并作序,他的五个儿子各尽所能,大儿子刘玠负责参校,二儿子刘瑄负责采择,三儿子刘珦负责校对,四儿子刘琎负责誊录。通过一家三代人的共同努力,成就了继全家三代人共编《晋祠志》之后的又一部杰作,也成为当时的一段佳话。不为人所知的是,1942年8月刘大鹏先生离世后,他的夫人史竹楼、五儿子刘瑜及其夫人王改伴等家人妥善保管了刘大鹏先生的全部著作手稿,在他们的精心呵护下,这些手稿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得以留存,直至“文革”前夕。“文革”开始后,刘瑜先生家中所珍藏的刘大鹏先生的著作手稿及书籍被抄、被毁,刘瑜先生精神上受到了很大打击,直至1988年去世。 《晋水志》是一部非常珍贵的地方文献。在历经晋祠古堡无存、晋水断流、该书中大多数碑文已毁、许多文化民俗传统失传的情况下,这部手稿倍显珍贵价值。它是三晋文化的瑰宝,也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财富。

(责编:王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