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生活服务

护林老人、日本女博士,和他们坚持17年的植树故事

来源:汽车之友 2017年06月14日 10:39

      引言:今天,丰田仍旧坚持植树,是对既有成果的巩固,稍微放松,脆弱的生态就会失去平衡,同时也有益未来环境持续向好的方向恢复。

  已经种了那么多树,为什么还在坚持?其实,今天的丰宁依旧脆弱。随手捧起一培黄土,还会发现沙化。今天,丰田仍旧坚持植树,是对既有成果的巩固,稍微放松,脆弱的生态就会失去平衡,同时也有益未来环境持续向好的方向恢复。

  从北京沿京承高速出发,路过怀柔雁栖湖,沿国道G111北上,大约3个多小时车程后,来到河北省丰宁,这是生活在北京的人们熟悉的通往坝上草原的必经之路。这条路,同样也是每年春天沙尘从内蒙古南侵首都之路。

  当北风吹散首都的雾霾,趁着一个闲暇的周末,驾车去坝上草原,路过丰宁,你会发现,沿路漫山遍野一片绿,绿树青山赏心悦目。

  不过,十几年前,这里曾是一座被风沙包围的小县城。“猪上房,羊跳墙,小孩坐在房檐上,地不打粮,沙子埋房”,是沙化最为严重的小坝子乡的真实写照。

  如今,满天飞舞的尘土少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多了。这一切,离不开17年来坚持种树养树护树的人。每棵树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每天清晨5点多起床,吃完早饭,73岁的护林员张大爷便会骑着“小电驴”前往十几里外的山上,巡视自己负责的林区,他的主要工作内容有两项:防火和禁牧。这一干,就是17年。

  从2001年丰田携手中国科学院、河北省林业局、日本地球绿化中心共同在丰宁开展植树造林活动以来,张大爷已经为这个项目看山护林17年,风吹日晒,少有间断。

  17年,足以改变一种生活,张大爷一家从深山中搬到了政府的迁置房,有了自己的“小电驴”去山上也更加方便。不变的是,护林员的工作任务与坚持。

  去年,张大爷曾对来到这里的志愿者和丰田的工作人员说过“干完今年就不干了”。今年,他还没有从护林员的岗位下退下,他说:“一天不去山上转转,心里就不踏实。”

  在外人看来,一个人上山守林的张大爷是孤独的,一个人在家等着老伴回来的张大妈也是孤独的。张大爷的儿子在石家庄工作,女儿们也都已经嫁人,本来已经到了安享晚年的年纪,却依然坚守在护林员的第一线。“一棵树能否活下来,三分造七分管。我的工作就是让这些树活着。”张大爷说。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多种一棵树,我们在北京工作的孩子不就能少吹些沙,多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嘛。”丰田汽车制作的关于丰宁植树项目宣传片中,一位护林员的话让人印象深刻。

  几十年如一日的护林工作,看似枯燥乏味、波澜不禁。他们,正是这片土地变化的成就者和见证者。

  上世纪末,因为过度放,丰宁的沙漠化程度极为严重。2000年3月26日,那场丰宁50年来最严重的沙尘暴,不光席卷了北京、华北地区,甚至还波及到大半个中国。那时起,这个小县城因沙闻名。

  在沙化最严重的小坝子乡,2000年,315.6平方公里的总面积中有225平方公里处于水土流失状态,其中沙化面积113.3平方公里,重度沙化面积37.3平方公里。

  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前往小坝子视察时,为让汽车通过,村民们甚至需要先用铁锨挖出一条车道。在看到小坝子乡的沙化情况后,朱榕基当即发出“治沙止漠刻不容缓,建设绿色屏障势在必行”的指示。

  丰宁距离北京仅180公里,北邻内蒙古多伦县,南接北京市怀柔区。“北京十粒沙,丰宁占七八”。丰宁,是阻止由内蒙古吹来风沙袭击首都的最后一道防线。同时,丰宁作为潮河、白河和滦河三条河流的发源地,承担了北京主要水源地密云水库70%以上的供水。

  在丰宁植树造林,改变的绝不仅仅只是当地人的生态和生存环境,而是对整个京津冀地区水源涵养、防沙止漠、空气净化等生态都非常重要。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丰宁严重沙漠化的消息被日本媒体所报道,恰巧被当时的丰田汽车社长丰田章一郎看到,他下令丰田中国部迅速展开调查,评估丰田是否有可能在这里开展绿化工作。

  2001年,丰田汽车和中国科学院中日科技与经济交流协会、日本地球绿化中心、河北省和丰宁县林业局正式开启“中国首都圈环境保护示范基地”项目。

  丰田来丰宁植树不仅只是派志愿者种树那么简单,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带来了专业人才和技术支援。

  早在2001年丰田汽车就已经成立生态绿化部,正是从那时候起,一个刚刚毕业的日本农学女博士开始了与丰宁长达15年的治沙情缘。她叫国友淳子,在丰宁与日本辗转15年。

  树木不仅要“栽得活”,还必须“保得住”。根据地势、气候、降水量和土壤条件,经过调研,丰田在丰宁不同区域栽种19种不同的植被。

  初期在油松栽种中发现苗木在冬季大量枯死。后来,国友淳子和团队经过蹲点观察,发现原来是法律禁猎后,造成野兔数量不断增加,而野兔喜欢啃食油松的芽和叶。为此,在之后的苗木选择上增大了尺寸,用5-6年生的苗木代替2-3年生的苗木。苗木长高了,野兔也就只能“望木兴叹”了。

  此外,在施肥方面也进行了深入研究,经过20、50、100、150克等的实验,最后测算出:效果最好的施肥量是每株100克。同时,连不同苗木的施肥深度也都逐一精确测算,有的是根末10公分以下,也有的是15公分。

  随着绿化技术方案的不断改善和成熟,目前该项目的树木存活率已经高达90%以上。

  在退耕还林和退牧还草的同时,如何增加农民们的收入则是下一个要思考的问题。丰宁农民生活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放羊和放牛,还有一少部分种植野山杏。

  根据土地条件尽量多种植果树和草药、放牧山羊改为圈养奶牛、引入绿化沼气设施来代替柴草消耗......淳子和同事们不但制定出退耕还林和退牧还草之后增加农民收入的方案,还手把手地教村民掌握农牧技能、摆脱贫穷。

  丰宁县林业局的廉站长回忆起国友淳子时,告诉智库君,“当时她可是我们县的重点保护对象。那时候县里没有会日语的,我们只有请英语翻译来和她进行沟通。她来了我们县15年,把最好的时间都给了丰宁,我们都很担心终身大事。直到两年前她回到日本结婚,心里这颗石头才放下。”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古人云: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4050万元,551万棵,50878亩,90%以上的存活率。这一组数字背后,是丰田在丰宁植树项目17年的践行。

  十几年来,来丰宁植树的企业不少。“很多企业都来丰宁中国树,另一家知名的日本车企在这里种过3年,德国的一个项目种过5年,但是,丰田一种就是17年。”丰宁县林业局的廉站长说。

  中日友好林

  已经种了那么多树,为什么还在坚持?其实,今天的丰宁依旧脆弱。随手捧起一培黄土,还会发现沙化。今天,丰田仍旧坚持植树,是对既有成果的巩固,稍微放松,脆弱的生态就会失去平衡,同时也有益未来环境持续向好的方向恢复。

  丰田在丰宁植树的项目总工分为4个阶段:2001—2004年,项目初期主要是植被的恢复,退耕还林与退牧还草;2004—2007年,开始帮助当地调整产业结构;2007-2010年,关注人才培养以及科普教育;2010年后巩固现有成果。

  6月10日,我随着丰田的志愿者团队来到丰宁,并亲手种下5棵树。回来后朋友问我:“折腾了两天,就种了5棵树,值得吗?”我对他说:“值得。因为,只有一个个小个体种下一棵棵小树苗,才能成就一片森林。”

  与我一起植树的志愿者来自丰田全国各地的工作人员,也有很多从日本本部长途跋涉来到丰宁。植树的过程中,大家帮着填土、浇水,一棵树,包含着的是很多人的力量。

  植树的过程中,有两个细节令我深有感触。当我不慎踩入刚刚浇过水的树坑,忙着处理被泥土弄坏的裤子和鞋时,一名志愿者默默地帮我把踩下的坑填上。我们在选择近处植树的同时,很多日本人选择在林子的远处开始植树,而在我们合影留念的同时,他们也是坚持种树到最后的那些人。这些日本友人值得我们尊敬。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丰田的企业社会责任(CSR)分为两个部分:社会公益和公司CSR规划的制定、理念的对内对外传播等。在中国,后一项由综合规划部的CSR室负责,前一项则全部交给社会贡献部,而此前丰田的社会公益工作是由政府事务部门完成。

  丰田汽车在全球的规定是,每年拿出收益的1%用于社会公益活动。同时明确,公益绝非企业宣传的手段,具体项目资金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减少。

  从2011年开始,丰田在华所有事业体的员工都可以选择社会公益带薪休假,参加丰田中国社会贡献部发起的社会公益事业,期间的旅途和住宿费用则有员工自行承担。

  据丰田(中国)公关人员介绍,有的丰田人已经来过丰宁十几二十次,但是对植树的热情依旧不减。

  就像参天大树每年都刻下的一圈圈年轮一样,丰田17年来的努力与坚持,改变的不只是一方水土,更是一群人、一种生活。

(责编:高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