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新闻纵横

[治国理政新实践重庆篇]破解“空壳村”——重庆荣昌区扶持村(社区)集体经济发展试点的调查

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 2017年06月13日 08:52

  重庆市荣昌区昌元街道滨河西路117号是一个建成于10多年前的“三无小区”,共6个单元,居住有65户居民。连接小区与主街道的是100米长的一条小巷,因施工质量问题,路面早已破损不堪,还不时有污水从地下管网冒出,居民出行极为不便。

  几年来,该小区居民为这条小巷不断奔走反映,但因原先的开发企业已经注销,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

  今年5月,一家名为重庆香垣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却主动接过这个“烫手山芋”,动员滨河西路117号居民自筹资金1.8万元、邻近的康宁玉绿小区开发企业捐资1万元,更换了污水管道、重新硬化了路面,于6月3日全面完工。

  公司此举赢得了小区居民的普遍好感,小区业主委员会主动找到该公司,要求将小区物管服务交给该公司。目前,双方已就此事达成合作意向。

  香垣物业公司是由昌元街道白象社区注资50万元成立的社区集体企业,也是荣昌区开展扶持村(社区)集体经济发展试点后新成立的首批集体经济组织之一。

  今年以来,荣昌针对“空壳村”突出问题,采取与民生融合、与市场融合的方式,共在15个村(社区)开展扶持集体经济发展试点,取得初步成效。

  令人担忧的“空壳村”现象

  去年,荣昌区委组织部、区农委等部门,曾牵头对全区151个村(社区)的集体资产、资源、资金等“三资”情况,进行了一次排查清理。

  清查结果表明,在这151个村(社区)中,89个村(社区)集体的经营性收入为零;62个村(社区)集体虽有一定经营性收入,但收入水平普遍较低,多数村(社区)的年收入仅数千元,最多的也只有几万元,且收入来源单一,主要来自堰塘、茶山、商铺等集体资产的出租收益。村(社区)集体经济“空壳化”问题突出。

  该区通过深入调研发现,导致村(社区)集体经济发展明显滞后的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缺资金,大多村(社区)级组织的经费主要靠上级部门拨款,连基本运转都难,更谈不上拿出资金来充实集体经济;二是缺人才,特别是在农村,青壮年大多外出,干部年龄普遍偏大、文化层次普遍偏低,缺乏能力强、懂经营、善管理的干部;

  三是配套政策不完善,一方面各村(社区)集体均未获得法人资格,难以开展市场经营活动,另一方面缺乏激励约束与考核评价机制,村(社区)集体经济搞与不搞、搞得好与不好,与村(社区)干部收入无关,与村(社区)、镇街的考核无关,大家普遍缺乏积极性。

  “发展村(社区)集体经济,不仅是件经济大事,更是件党建大事!”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认为,村(社区)集体经济“空壳化”,基层党组织就没钱办事,就没法兑现民生承诺,时间长了,群众就不相信党组织了。其结果是,基层党组织在群众中的威信下降,凝聚力和战斗力减弱。

  因地制宜破解“空壳村”

  今年初,荣昌区正式启动扶持村(社区)集体经济发展试点。该区采取自主报名的方式,确定了昌元街道白象社区、清升镇古佛山社区、吴家镇双流村等15个试点村(社区)。在市财政局支持下,荣昌区财政共筹集2000万元财政资金,用于各试点村(社区)的启动资金,每个试点村(社区)为130万元、140万元不等。

  “曹书记一再强调,区财政给的启动资金,是给只母鸡下蛋的,而不是公鸡只打鸣,更不是当肉鸡吃了。”白象社区党委书记唐君刚说,这笔资金虽然以后无需归还给区财政,但区委却制定严格的约束条件:这项资金不能越变越少,只能越变越多,否则试点村(社区)的党组织书记将受免职处分。

  与此同时,区委又给出了宽松自主的激励政策:一是试点村(社区)可采取民主决策程序自行制定收入分配制度;二是可采取与民生融合、与市场融合的方式,因地制宜自主开展经营活动。

  白象社区位处荣昌老城区,辖区内共有99个老旧小区和“三无小区”,以及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和两个大型批发市场,市容环境差、城市管理难、群众意见大。

  针对这些问题,今年2月27日,白象社区从试点村(社区)启动资金中拿出50万元注册成立香垣物业公司,任命曾有开办公司经验的社区综合专干叶元忠担任公司法人、经理,居委会主任张梅担任公司监事,社区综治专干张峻玮担任执行董事。

  3月中旬,香垣物业公司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单业务:承包了昌元街道新峰、许溪、方家坝、五城、虹桥等5个农村社区的垃圾清运作业,每季度作业费8万元。

  过去,这5个农村社区各自负责自己的垃圾清运作业,为节省作业费用,各社区要等垃圾堆积数天、够装满一车后才清运一次。现在,香垣物业公司将5个社区并成一条线路,每天清运一次,各社区的环境卫生有了大幅提高。

  今年5月,香垣物业公司拿下了滨河西路117号路面改造、污水管网改造项目,紧接着又拿下了唐家坡36号污水管网改造项目。

  目前,香垣物业公司正与滨河西路117号、碧水丽苑、养猪院家属院等多个老旧“三无小区”开展物业服务洽谈。过去,这些老旧“三无小区”因缺乏物防设施、住户少,物业公司不愿为其提供物业服务,香垣物业公司接手后,将大幅提高小区居民的居住环境。

  随着经营项目的不断扩张,香垣物业公司现已招聘了1名副经理、2名内勤、2名司机、2名保洁员。叶元忠预计,公司今年就能给社区增加15万至25万元集体收入。

  用3至5年时间彻底消除“空壳村”

  记者在荣昌调查发现,该区15个试点村(社区)在发展集体经济上现已大多取得一定突破。其发展方式主要有三种类型。

  一是乡村旅游类。以清升镇古佛山社区为例,该社区利用辖区古佛山景区资源优势,将区财政拨付的130万元启动资金入股注册成立了古佛山生态旅游股份合作社。

  目前,该合作社已与古佛山景区开发企业重庆万灵山旅游开发公司达成合作意向。一是采取土地入股的办法参与古佛山顶峰观光亭、民俗园、垂钓基地等旅游项目建设,每年可获得一定比例的分红;二是建设100多个车位的停车场,可收取停车费;三是购买数十辆自行车,在金龙湖环湖自行车道出租,获取一定的租车收入。

  二是商贸服务类。除白象社区外,紧邻古昌场镇、台湾农业园、“花漾万灵”景区的古昌镇玉带村与冲锋村,针对景区、场镇在停车、餐饮方面的短板和需求,合作在两村交界处的场镇边新建300平方米商业门面、4900平方米停车场,以及公厕等配套设施。

  三是农业产业类。以吴家镇双流村为例,该村结合村里的蔬菜产业,用区财政拨付的140万元启动资金,分别成立了经济发展协会、蔬菜种植股份合作社、农产品销售有限公司三个服务性平台。协会的功能是按照有偿使用的原则,为本村蔬菜种植户提供生产性流动资金需求,可获得利息收益;合作社的功能是为种植户提供统筹农机服务、集中农资采购、集中技术培训等生产阶段服务;销售公司的功能是负责农产品销售、市场拓展、渠道建设和品牌建设。

  村党总支书记杨媚表示,他们将以三大服务性平台为支撑,将该村蔬菜基地规模由现在的5000亩扩大到1万亩,实现集体增实力、农民增收益、产业增效益的有机统一。

  在人才队伍建设上,荣昌已为每个村(社区)配备了一名“本土人才”,他们全部大专以上文化,年龄30岁左右,享受村(社区)综合专干待遇。

  “发展壮大‘空壳村’集体经济不能搞一刀切、齐步走和一哄而上!”曹清尧表示,他们将在今年试点的基础上,因地制宜探索多种集体经济实现形式,明年开始扩大试点范围,力争用3至5年时间彻底消除“空壳村”,为促进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巩固基层政权注入新的活力。记者周雨

(责编:王桂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