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网上曝光

豪车涉水熄火被泡保险公司为何拒绝赔付

来源:太原晚报 作者:记者 申波 2017年06月04日 06:20

  近半年来,市民洪先生遇到件令他烦恼不堪的事情。"是为了维护我的权益,更是为了警示广大消费者,反正我觉得有必要通过媒体将我的遭遇讲给更多人听。"走进本报编辑部,洪先生这样对记者说。

  豪车意外被泡

  洪先生是福建人,在太原做生意多年。2015年,他花费数十万元,购买了一辆奔驰S300豪华轿车,将户上在妻子吕女士名下。2016年3月份,这辆奔驰车的保险到期,洪先生在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购买了全车险,保险费用为13300元。“大概因为我是南方人,对水泡车的情况见的比较多,心里一直担心这个事,于是在购买保险时,又追加购买了涉水行驶损失险。”洪先生说。记者通过洪先生提供的保单看到,关于涉水险的保单明确标明,发动机损失最高赔付金额为20000元。上述保险有效时间为2016年3月29日0时至2017年3月28日24时。

  怕什么来什么。2016年10月23日,洪先生驾驶这辆奔驰车从晋源去往神堂沟,汽车行至化工路一处低洼地带时,不幸熄火被泡。洪先生回忆,尽管当时并非雨季,但事发前几天下过雨。他驾车行至事发地时,首先看到有一辆越野车涉水顺利通过,以越野车为参照物,洪先生觉得自己的奔驰车也能缓慢通过。确实,现场的水深仅没住大半幅轮胎,若缓缓行驶,应该没事。可能是由于洪先生心情紧张,这辆奔驰车居然在水中熄火。

  “懂常识的人都知道,一旦汽车涉水熄火,千万不能二次启动。我迅速关闭车辆电源,好不容易从车里出来,然后就报了保险。”洪先生回忆。

  高价维修完成

  拨打安诚保险的报险电话后,该公司定损员马先生很快赶到了现场。之后,在救援车帮助下,奔驰车终于从水中脱困。

  接着,关于车辆维修事宜,洪先生和定损员马先生的合作一直非常顺畅。在马先生的帮助下,汽车被送至我市一家奔驰车4S店定损、拍照、维修。期间,双方并无产生任何异议。

  整个维修过程,从事发后一直持续至今年1月份。综合事发后的车辆情况,4S店给出的维修报价为180137元。期间,保险公司支付了20000元的发动机涉水险的赔付款。洪先生介绍,整个发动机维修费为40000余元,剩余20000多元,由他自己承担。另外,尚有144560元维修费,应该属于车损险的赔付范围。当时,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并未提出任何不同意见,并且在维修后,将原车上损坏的拆件还带离了4S店。上述14万余元,按照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的提示,洪先生先行垫付,并从4S店开了发票。

  洪先生说:“按照我的理解,车修了,旧件他们拿走了,钱我垫付,但也开出了发票,后续问题只剩向保险公司提供发票,然后他们将14万多打进我的账户,仅此而已。”

  然而,事情却出乎洪先生预料。后期14万余元的赔付款,安诚保险公司迟迟未能到位。对此,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的解释是:赔付额已超出山西分公司的权限,需经安诚总公司确认同意后,这笔钱才能到位。

  保险拒绝赔付

  对此,洪先生起初表示理解,毕竟赔付额比较大,可以等待。然而,几个月过去了,这笔钱依然无法到位。心急如焚的洪先生再与保险公司联系,得到的答复是:这次出险很可能被保险公司拒赔!

  “毫无理由啊!当初他们的定损员并无透露任何拒赔信息,事情一直按照赔付程序走的,怎么会是这个结果?”洪先生非常不理解。

  至于具体理由,安诚山西分公司的解释是,在保险合同条例第二章关于“车辆损失险”第一条之第四小条明确写着: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因雷击……暴雨……造成保险车辆的损失,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规定负责赔偿。而据气象部门的资料显示,2016年10月23日及之前一段时间,太原天气为中雨,并未达到暴雨级别,因此无法赔付。

  “暴雨”、“中雨”,一字之差,结果居然天壤之别。保险公司还指出,若洪先生能在气象部门开具当天太原有暴雨的气象证明,则可以赔付。对此,洪先生气愤而无奈。

  接到洪先生反映后,5月31日,记者到安诚保险山西分公司了解情况。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解释,因公司权限限制,关于洪先生车辆理赔事宜,他们已交由总公司进行处理。目前,他们只能就此事积极向总公司进行汇报,但眼下尚无具体情况反馈。直到记者发稿,安诚保险公司依然没有正面回应此事。

  律师提出意见

  就洪先生的遭遇,山西勤信律师事务所杨贵明律师认为,保险公司在处理洪先生车辆损失险一事上明显欠妥。首先,尽管保险合同中有“暴雨”字样,但合同是格式化的文件,保险公司不应单单局限在文字里,而应有相应延展性,对“暴雨”扩大解释;其次,气象资料只是一个大范围的气象状态显示,很可能在事发地确实出现过“暴雨”天气,只是未纳入气象记录;再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既然保险公司拒绝赔付洪先生的车损险,那么当初为何要确险?岂不前后矛盾?

(责编: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