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万花筒

年轻人为什么总爱用“狗”来自黑

来源:解放日报 2017年05月29日 17:08

  -俊豆在红极一时的合唱《感觉身体被掏空》里,那句“累得像条狗”不知让多少奋斗在城市各个角落的人产生了共鸣。与之共存的,还有吃狗粮的单身狗,周末还在工作的搬砖狗,忙得快要“狗带”的IT狗,满足甲方所有无理要求的乙方狗……在热衷自嘲自黑的年代,“狗”似乎成为了矮矬穷的代名词。人们互相比惨,纷纷自认为狗。不只是中国,用狗自黑是个全球性的话题。累成狗在英文中有个对应的词,叫dog-tired。它来自于一个久远的典故,故事的主人公是英国国王阿尔弗雷德大帝。这个国王有些奇怪,他不放狗追人,而是让两个儿子去追他的猎犬,谁追回的多,谁就可以在当晚获得无上的荣誉——坐在他的右边进餐。两个儿子奋力追狗,回来的时候自然比狗还累,于是就有了这个词。狗究竟是凭借什么在人类社会占据一席之地的?早在古希腊时期,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就说自己是条狗了。他不仅这样说了,还身体力行。关于第欧根尼的描述是这样的:他衣不蔽体,蹲在一个桶里,周围都是垃圾,还当众撒尿,把东西捧在手里吃,行人都避而远之。他开创的学派叫犬儒主义,精髓在于追求质朴的真实,拒绝奢华的伪善。对于第欧根尼而言,自甘为狗是因为他欣赏狗的特质,虽然放浪形骸,但忠诚可靠,虽靠摇尾乞怜苟活着,却足够真实,敢咬敢斗。除了第欧根尼,孔子也曾自黑为狗。孔子与弟子周游列国时,在郑国与弟子走散,于是他站在郑国的东门等待弟子。一个郑国人这样形容:“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子贡找到孔子后把郑国人的话如实相告,孔子笑答:“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孔子和第欧根尼一样,是认可狗这种生物的。在孔子的年代,周室已衰,列国相战,他想推行自己的儒家理念来恢复国家的稳定,却没有人接受,映照的是丧家狗的忠诚之心与流离失所时的沮丧之态。大多数自黑为狗的人,与第欧根尼和孔子一样,的确是自我贬低,但并不是把自己贬得一无是处。狗白天精力充沛,瞎跑乱跳,晚上折腾累了就瘫倒在狗窝,搬砖狗们强调的就是这种白天拼命工作的冲劲儿;狗贪吃,看见别的狗有吃的就眼巴巴地望着,单身狗们自赏的是这种虽然人有我无但是不嫉妒光羡慕的直白。这种稍有保留的自黑背后,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这个词是由弗洛伊德提出的,指自我用来和压力对抗的手段,即人们面对挫折和焦虑时,通过对现实的歪曲来维持心理平衡。在心理防御机制的分级中,自黑属于建设性防御中的幽默手段。即以幽默的言行来应对紧张与不安,以表面的笑声来化解尴尬与失落。相较于攻击性防御和自骗性防御,建设性防御是积极的,但这种幽默的背后仍然潜藏着大量压抑的情绪。互联网时代的信息爆炸加重了这种心理防御。人们见识了太多富二代与成功人士,虽然能达到这些成就的只是少数人,但在媒介的放大下,他们成为了所有人对比的标杆,普通人顿感自惭形秽,一边逐梦一边自嘲。这种自我掩饰的背后,也是一种无奈。(摘自《青年文摘》)

(责编:闻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