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闻网 >> 今日热评

记录仪须成执法标配

来源:太原晚报 作者:宋鹏伟 2017年05月29日 16:29

  去年11月,深圳市交警局龙岗大队民警在“为民路”执勤时,发现一辆小型普通客车违法停车,拍照并开具了违法停车告知单,对违停行为处500元罚款。但之后,车主贾先生先是申请了行政复议,复议维持处罚决定后又将交警龙华大队连同市交警局告上法庭,缘由则系,贾先生称其当时因胸闷等身体不适临时靠边停车,人在驾驶位休息未离开车辆。(《南方都市报》5月18日)

  有舆论认为,应当推动急病违停免于处罚,因为车主违停的危害远小于“危险驾驶”。这显然并非是问题的核心,且几乎不具备可操作性——如何证明当时车主身体不适?身体不适就是违法免罚的理由?

  此案的核心,其实是车主是否在车内。庭审的焦点也在于此,那么双方是否有证据呢?都没有,交警部门承认,执勤民警也没有用执法记录仪进行记录。显然,作为被告一方的交警部门,被动了。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93条的规定,交警贴罚单必须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一是妨碍其他车辆和行人通行,即违法停车;二是驾驶人不在现场或拒绝驶离。通常,交警在贴罚单时会给车辆拍照,以证明其违法停车的事实,但其实这只是证明了一个违法要件,如果没有影像资料证明驾驶人不在或拒绝驶离,那么处罚就是有问题的。对于手握执法权的交警而言,“法无授权不可为”完全适用,这意味着,一旦遇上较真儿到底的车主,那些平日漏洞百出的执法习惯就会成为对方的“把柄”。

  带个执法记录仪很难吗?真正的问题是懒惰与傲慢。懒惰自不必说,但只要败诉的次数越来越多,很快就会改变;傲慢则是更重要的原因——我是执法者,会故意冤枉你吗?更不用说执法记录仪还有个弊端——可能留存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因此,每每出现不利于警方的质疑时,要么说没带记录仪,要么就是记录仪以各种奇葩理由坏掉了,总之就是“我没错,但没视频”。

  事实上,执法记录仪是化解争议的利器,也是自身执法正当性的有力证据。现实也证明,在有些警民纠纷发生后,正是由于各种视频证据的出现,才让警察的正当执法在舆论中化被动为主动。既然有百利而无一害,记录仪就没理由不成为执法者的标配,相反,应记录而未记录执法依据的处罚都是可疑的,别忘了任何处罚都应具备两个前提:一是处罚依据,二是违法事实——可证明的违法事实。

(责编:马腾飞)